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亡灵阶梯 第887章 不同于人

时间:2020-02-15 20:03: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亡灵阶梯 第887章 不同于人

其实谁愿意去理会这个红眼兔子,可听那么一说,不得不停下脚步。

沙利叶可是鼻子往上长的,能说出这样的话,应该不是象拉斐尔,总是说好话哄人的。程千寻停下脚步,转过身:“我没听错吧,我厉害?哼,一个凡人能厉害到哪里。”

“能看着我的眼睛,却还是能走的人,已经不是普通的凡人。”沙利叶眼珠似鲜血,目光带着一种令人胆寒的煞气。一个天使,却长着这样一双眼睛,造物主不知道怎么想的。

也许天使和人类的军队人员一样,只是战争机器。他们有时身不由己,如果敢反叛而不能成功的话,那么冥王和冥界的那些魔王、魔鬼就是下场。

别说冥界好,任何没有光线阴暗的地方呆久了,心情也会郁闷的。天界毕竟有树有果,有羊有鹅的,看上去很亮堂。什么赞美都属于天界,什么坏事都是魔鬼干的;同样的事情,天界是考验和惩罚人类、而魔鬼则就是和人类有仇,诱骗人类堕落,坠入地狱。

“可我还是普通人。”这话还没说完,沙利叶手腕一翻,一把血红色的剑抄在了手中。

沙利叶的攻击速度很快,当他连人带剑闪过来时,她也只有自保,那怕不死,被砍一下,那也是很疼的。

深吸一口气,调动意念,将法力幻化为实体,手中的法力如气形成剑形。。。“当~”的一声,她幻化出来的剑和沙利叶的血剑触碰在一起,居然发出金鸣之声。

双剑撞在一起

,她感觉手中压力陡赠,身体随着沙利叶三米多高的巨大身躯压迫下,跟着往后退。

不光是身材上和力量上的悬殊、沙利叶的目光让人极为不舒服,当被盯着的时候,脑子里就会跳出各种各样恐怖的事情,那种亲临其境般的想法,让身体受到了局限。需要全神贯注,并且努力不去想这目光衍生出来的事情,弄清此时所处的位置,才能控制住。

一连退了好远,风带着云在身边略过,难道打算将她顶到世界尽头吗?调整了一下呼吸后,用力顶了回去。

终于起了作用,将退势顶住了,不可能象武侠片一样,两把剑顶着,还能咬牙切齿地说着一些狠话。。。她猛地身体往下一缩,也同时让手中的剑消失,沙利叶剑上一松,但并没有就此往前扑,也属于作战经验很丰富的,随着她动作,她的身体去哪里,剑也指向哪里。

她往下躲避后,象一条蛇一般,几乎贴着沙利叶的膝盖部位绕了个圈,绕到了对方的身后,手中剑陡然又亮起,对准了翅膀就砍去。

虽然不会让这个家伙死,但也让他尝尝苦头,挂点彩什么的,否则以为她是软柿子,以后可以随便拿捏。

沙利叶没有转身,如果转身,那么剑就会对着他胸口砍去了。是拿起血剑往后一个反手阻挡,随着“当~”的一声清脆响声,火光四溅,硬是以反手之姿将她的剑给挡住了。

这个家伙打打杀杀的事情做的不少,速度极快地一边侧头一边往后折腰,一个绕圈,呈后弯腰九十度的姿态,眼睛往上地看着两把靠在一起的剑。程千寻一愣,看着如此古怪的姿势,天使的腰那么柔软呀,韧性很好呀。

沙利叶的手腕开始转圈、转圈,不停地转圈。。。而她手中的剑,也只能随着对方的剑一起转圈。。。不能这样下去,剑很快就会脱手,她一个怒睁双目,硬是将手中的剑又一次变没了,害怕对方剑刺过来,连忙退了十步,手腕一抖,剑又出现在手中。

沙利叶直起了腰来,从体操动作的姿态又恢复到站立姿势,转过了身,看着又可以进行打斗的她,却没有上前继续打。

“这就是普通凡人的能力?”沙利叶将剑往下一挥,血剑在半空画了一道弧线,看着她:“听说你刚来天界时,就已经能够挡住米迦勒的剑,而这样的水平至少能达到四翼天使的能力,如果是侥幸挡住一二招,那么至少也是普通天使的水平。一个亡灵,哪怕爬过冥界所有的阶梯,哪怕拥有冥王的护身符护住法力,凡人终究是凡人。而你现在完全能挡住我的剑,已经是六翼天使的能力。”

六翼天使?她一个冷笑:“大人搞错了,我还要爬二层,才能成为六翼天使。能挡住你剑,未必能打赢你。”

“你好象忘了什么。”沙利叶的话让她醒悟了过来。沙利叶不是普通的六翼天使,他在七大天使之列,就是说这七个天使的能力远超过其他六翼天使。

“好好看看你的法力,和以前有什么两样。”沙利叶看着她手中的剑。

刚才要保命护身,没工夫去看,她侧过头,以前由法力变出的剑都是黑色的,自从来天界,法力一点点参有天界的,剑气黑中会隐隐透着金色。而这次的剑,已经是通体冒出金色;黑色的剑、可冒出的光芒确是金色,却比黑色灿烂、比金色凝重。

她看着手中的剑半响,淡淡地道:“嗯,颜色不错,我喜欢。但再能力大,也胳膊扭不过大腿,否则我打败所有天使,将天界戳穿一个洞,逃回人间去。”

“真成为六翼天使的话,才不信有人愿意放弃一切回到尘世去生老病死。”沙利叶手腕一转,收起了血剑。

既然人家收了,那么她也收了:“我来过了,热身运动也做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

在《死海文书》之《光之子与暗之子之战》中,沙利叶在光之子的战斗序列之中,他的身份亦正亦邪,没有定论。下一个是身份越发扑朔迷离的雷米尔,简直就是执行着冥界的任务,身份确实七大天使之一。还是应该赶出天界的堕天使,却还是在天界当差。

刚等她转身,沙利叶又在身后道:“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让你走天界的阶梯?”

她羞恼地转过身:“有话就快说,要打就打,吞吞吐吐的真麻烦。”

沙利叶手一抬,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云做的沙发,而沙利叶也帮他自己变了一个,坐了下来:“请。”

这是要聊天吗?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就坐了下来,和沙利叶面对面坐着。

“你死后在冥界?”沙利叶问。

她反问:“是不是属于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的游戏?”

“就随便聊聊。”沙利叶知道她要做什么,说到此处犹豫了一下:“冥王还好吗?”

“他很好。”程千寻内心一个冷笑:“要不聊一聊天界之战?”

沙利叶微微叹气:“天界之战并不是凡人说的那样,凡人为了统治而写出的故事,不能以偏概全的说明天界。”

也确实是,能把老鼠带来的黑死病,能说成天上降下的瘟疫惩罚世人,这个时候还要求恐慌的民众捐出尽可能多的家产赎罪,以保性命,还有什么值得相信的?

“那么你说说,天界又是什么?”她问道。

“天界的神灵某种程度上也是生灵,只不过比人类更加强大和理智。”沙利叶此时好似没有以前那么耍酷,放下了架子和她聊了起来:“有些书中写着天使看中人类生下巨人族,光这件事你认为可能吗?”

看着三米高的沙利叶,再想想当时的人类,哪怕是早的已经脱离了穿着兽皮树叶遮体、甚至还没穿的苏美尔文明,那时的人身高也多一米五六,一米七已经属于高个头的贵族了,跟三米高的天使。。。她果断的摇头,除非这个天使有喜欢矮个子的特殊癖好。

但天使没有性别、只有性格,外观可区分男女,但本质是一样的属于灵系生命。他们长生不死,所以也没必要养育后代。造物主创造他们的时候,已经将他们设定好了格式。

她有了疑惑:“天使到底是什么,从哪里来,怎么样诞生的?他们为什么存在?”

沙利叶沉默不语,在想着什么,当他抬起了头,目光对着,应该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传来。。。“这个问题问的好好呦,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什么存在。”拉斐尔身影随着话音越来越清晰。

他笑呵呵地变出了一张沙发,不受邀请依旧自说自话的坐了下来:“美女,你认为天使对人类是什么样的态度?”

她想了想后,很直接地道:“残酷,不留情,但放过少数几个崇拜信仰他们的人。而到现代社会,已经基本放任自流了。”

“分析得还真是透彻!”拉斐尔猛地一拍大腿,连说好。随之微微叹气:“不是不想管,而是根本没办法管。人间的奇迹还是出现过几次的吧,但已经不会往我们身上扯。以前任何事情都会说是显灵,而现在显灵了,还被说成合成、ps图片。”

她笑了起来,还是拉斐尔说话实在又听得不厌烦。看看那个沙利叶,又闭上眼睛坐在沙发上,摆出一副武士的高冷来。

“你的能力越来越高,这是一件好事情。”这个娃娃脸,笑呵呵时的样子很亲民,就象是暖男:“至少以后当天使时,没几个人敢惹你。偷偷告诉你,只要谁敢惹你,同级别的尽管去打,而地位比你低的,你就不要去计较,让他跪下行礼就是。”

说到跪,她脸又沉了下来。拉斐尔笑着道:“放心吧,当上了六翼天使,你就不用跪我了,我就成为了你的兄弟姊妹。要跪的也就米迦勒大人和米达伦大人,还有就是我们的造物主。”

“造物主,神?”她顿时来了兴趣:“他真的存在,什么样子的?”

“一时间很难说明白,反正到时你就知道了。”拉斐尔象是转移话题般地问:“人间的下面是冥界,人间的上面是天界,有没有想过天界的上面是什么吗?”

天界的上面。。。她想了想:“应该是天吧,东方古人说过,山外有山,那么天外应该也有天。”

拉斐尔点了点头,瘪着个嘴:“我喜欢东方人的智慧。”

“智慧?不是说人类一思考,神灵就发笑?”她却没觉得这是恭维话,说不定是讥笑。

“不,确实是很有智慧的话。”拉斐尔又重新重复了一边:“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她苦笑着:“看来我不智慧。”根本不知道拉斐尔为什么要这样再说一遍,是真觉得这话好,还是怎么的?

“不要紧,到时你就知道了。噢,对了,你还身体虚着呢,也要谢谢沙利叶大人知道你体力还不如以前的三成,所以没有下重手。”拉斐尔一个眨眼,连同沙发一起闪到她跟前,拉起她的手腕,像个老中医一般诊脉:“嗯,确实需要休息。你这小丫头,命还真是好。老是到处乱撞,幸好大人们一个个都舍不得杀你。”

“不是舍不得杀,天使杀的人还少吗?是我死了,你还必须救活我。”她戏谑道。

“啊,是呀。”拉斐尔裂开嘴,哈哈乐着:“还是我人缘好,都不想让我太累。”

在对面闭着眼睛坐着的沙利叶,没个好气地道:“累死你这个唠叨鬼。”

拉斐尔装作没听见,伸出手在她额头上摸着:“嗯,没发烧,不错。累了吧,快点睡吧。”手慢慢挪到了她的眼睛上,拉斐尔的手相对于她来说很是巨大,遮住了上半张脸了。

眼前被遮挡住,一片漆黑,随后就昏睡了过去。

“千寻,千寻。。。”听到斯内德在呼唤她,可她就是睁不开眼睛。

“拉斐尔大人,她是怎么了?”应该是拉斐尔来了。

“嘘~,很正常的,如果你也死上一回,说不定比她还要累,让她多睡一会儿吧。别担心,饿不死的,我再给她点精力。”

身体内好似被注入了什么般,一下觉得沉重的身体轻松了许多,昨夜和沙利叶打架造成的骨头关节酸痛也消失了大半。

“让她睡,晚饭让她多吃点。。。”刚听完这些,又睡了过去。(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