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琴师

时间:2019-12-05 07:34: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有时,交友也不能随心。有时,友情也刻骨铭心。遗憾,是未能如愿,越不如愿越发遗憾。是以,越发不能忘记。 虞尚卿是沬邑琴艺的琴师,他的琴声舒缓时能让蝴蝶在他肩头安睡,欢快时能让飞鸟为之起舞,哀伤时能让野狼为之落泪,悲愤时能让街尾脾气火爆是聒噪刻薄的寡妇为之噤声,温柔时能让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扔下屠刀将妻子抱在怀中一身戾气尽化柔情似水。

虞尚卿是沬邑年轻有有前途的男子,只因他与国君看重的两个世子是莫逆之交。

虞尚卿这个名字在沬邑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而这样的名人却是寻常人见不到的。

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虞尚卿是个失声之人。

所谓失声便是失去声音,不能言语,这样的人被称为“哑巴”。

但是虞尚卿从来不曾为此感到自艾自怨,他是不能如其他人一样轻松地与人交谈,不能说出心中所想,但是还好,他没有失去双手,他还可以弹琴,他弹奏的琴声便是他的心声。而他兴的是,琴让他有幸识得了两位知交好友。

多年前商王帝乙迁都于此,在此建立行都。

由此,虞尚卿此生才有缘结识了商王的两个世子,微子启与受德。

三人在城西的朝歌山上因琴而交,从此结下不解之缘。

然而关系好得不能再好的三个人之间也是有嫌隙的,而且是无法消除的嫌隙。

微子启本是帝乙长子,然而他母亲生下他时还只是个妾室,在看重身份地位的王族来看,母亲地位卑贱的他,不能被立为嗣。

而后,他的母亲被立为后,以王后的尊贵地位生下的受德,被立为嗣。

立嗣之法向来是立嫡长子,而微子启正是长子,帝乙也曾想过要转立他,却被太史以礼法阻止。

太史言:世子启生于妾室是为庶出,世子受生于王后是为嫡出,当立嫡出子为嗣方合乎礼法。

嗣,继也。君王之子立为嗣,即是定其子继承王位。

仅仅是因为出生时母亲地位的不同而使长子成庶出,次子以嫡出身份嗣承尊荣,这便造成了兄弟两人的嫌隙,即便从不谈及此事,但嫌隙不会消失不见。

虞尚卿是知道他们的心事,只是此事他不便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唯有在两人想听琴时为他们拨弦,在气氛不佳时以琴声调解,往往听了他的琴音后三人相视一笑,什么不快似乎都被驱散了。

微子启生性忠厚,长相普通,才华也算出众,待人谦逊有礼,处事沉稳。

而受德相貌姣美,资辨捷疾,聪敏过人,有豪杰之风,臂力,可与百人较力,徒手能格杀猛兽,然性豪爽随性,不拘于世俗。

若要说,谁更合适做君王,虞尚卿觉得单从资质来看,似乎受德更为适合,但受德过于随性,又不如其兄沉稳。

不过,虞尚卿不会将此话说出来,因为做为朋友他不愿令他们兄弟二人再加深隔阂。而他也不能说出来,不是因为他口不能言,只是因为王族大事不容他一个琴师妄言。

因着与两位世子的交情,虞尚卿常被召进王宫献艺,宫里人也都识得他,久而久之他的名声竟已被传得越来越大。

他倒是不在乎,别人见了可就眼红的紧。

不知是哪个进了谗言,商王帝乙于某日召见了琴师虞尚卿。

虞尚卿抱琴上殿,于王座下无声叩拜。

帝乙曰:“尔为何拜而不呈词?”

虞尚卿尴尬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摆手表示自己口不能言。

帝乙皱眉问身旁内侍:“此人不能言?”

内侍低声回:“回大王,此人是个哑巴。”

虽然,那内侍声音刻意压低了,却还是清楚地传进了虞尚卿的耳中。

他垂眼看着地面,面上表情不变广袖中的手却已紧握成拳。即使他不为自己的失声而自艾自怨,任谁方面指称“哑巴”也不会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况且他还是个自尊心强烈的堂堂男儿。可是他面对得是大商的国君,即使难堪他也不能够在国君面前表现出来。

帝乙命人给他备了纸墨,也不令他起身便问他对立嗣一事的看法。

虞尚卿神色凝重地提笔,思虑再三后谨慎地写下“草民不敢妄言”六字。

内侍将他的字呈给帝乙,帝乙阅后眼神深沉地审视着这个相貌清俊的男子,道:“孤王准尔直言。”

虞尚卿知自己难逃此劫,为君者猜忌,其十人有九死,余下那一个不死只怕也活不成了。而自己恰恰口不能言,连辩解都做不到,才是真地到了绝境。

他这辈子工工整整写下得字,是“受德”二字。

微子启与受德听闻父王突然召见虞尚卿,二人心知不妙,分别搁下手里的事务赶去。

微子启先行赶到,然而,守在殿外的内侍却将他拦下,只好犹豫不决地等在殿外。

受德晚到片刻,内侍同样阻拦,他见有内侍专在此阻挡,知定然是情况特殊,心中唯恐父王降罪于虞尚卿,一怒之下拔剑杀了内侍直闯进去。

大殿上,一名女乐正在抚琴,那琴正是虞尚卿带进来得那把。

帝乙高坐在王座上闭目听琴,听到动静睁眼一看,道:“何事惊慌?”

受德极快地将大殿四面扫视了一遍,并未见到虞尚卿本人,只好道:“儿臣给父王请安。”

跟在他后面的微子启也看到了此间情形,随声道了一句便不再言语。

帝乙将他们的举动看在眼里,却只道:“退下吧。”

兄弟两人默默退出大殿,微子启见周围宫人皆被那内侍的尸体吓得行色匆匆,无人敢靠近他们二人,便对受德道:“受,你可看到那女乐弹的琴?”

受德止步面色凝重地道:“看到了,我还看到地上尚未清净的血迹。”

血迹?微子启脸色大变,显然他没有注意到。

受德异常平静地道:“十日内,不可试图找他。”

微子启看了他半晌,颔首:“明白,我不会做出激怒父王的事。”

那之后,兄弟两人谁都没有再提起虞尚卿这个人,看似风平浪静地过了十日。

十日后,商王帝乙崩猝,嫡子受德继位,谥号纣,拟帝名辛,称帝辛。

突然消失的那个人,帝辛从未放弃寻找,王宫和朝歌城里能找得地方都找过,连乱葬岗和水井里也找过,都没有找到。

他逼得自己的父王吐血而亡,也没有逼问出那人的下落。

虞尚卿,这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微子启曾亲自询问了所有可能知道此事的人,然而毫无所获。那日殿内的人在第二日就因为各种原因被赐死了。

帝辛只能对着先王的灵位咬牙,却毫无办法。

微子启深悔那日没有不顾内侍地阻拦冲进去,或许那样还能见到虞尚卿,然悔之无用,他只有为此幽居以示忏悔。

帝辛终放弃了没有结果地寻找,只是却将沬邑改名为朝歌,并定都于此,算是纪念与这位朋友相识一场。

三十年后,商征伐有苏部落,俘一貌美少女献于帝辛。

帝辛听那女子抚琴一曲后,道:“这琴艺为何人所授?”

女子答:“曾有缘得一不能言语之前辈指点,不知姓名。”

帝辛又问:“那人可好?如今身在何处?”

女子为难地回:“那位前辈双手筋脉断于多年前,虽恢复了一些但仅能勉强以字授琴,小女习得成效后他便独自进了深山,再也没有出来。”

帝辛沉默了许久,道:“可曾找过?”

女子面露犹豫道:“只找到一把被野兽咬坏的琴。”

已是六旬之龄的帝辛按着生出皱纹的眉心,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回道:“小女妲己。”

帝辛半躺在王座里缓缓道:“再给孤王弹一曲,弹好了封你为贵妃。”

女子喜道:“是。”语毕,纤纤素手搭在七弦之上,指尖翻飞之下舒缓温柔的琴音便流泄而出……

共 26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短小精悍,把帝王之争,借琴师遭遇表达到。虞尚卿是沬邑琴艺的琴师,是个哑巴。他的俩好友位高权重,为人处事却是截然不同,也就导致二人不同的命运,琴师岁不能言,肚里分明,但终究难逃宿命安排,隐居深山,下落不明。小说结尾牵出妲己,或许是上天冥冥注定的一个因果渊源。小说穿越历史再现一曲高山流水,凄楚哀婉之音,难免令读者感慨不已。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推荐阅读。【编辑:宇蓝】

1 楼 文友: 2015-02-05 05:55:4 琴师随不能言,用他的技艺回味人生,却带给读者一曲哀婉之曲。问好作者老师,感谢赐稿。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2-05 14:40:21 感谢点评,祝工作顺利~

小孩积食拉稀吃什么药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缓慢性心律失常的原因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