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宠爱太子请登基全文阅读

时间:2019-06-25 11:42: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竹一青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盖住了霍水的眼睛,另一只手直接将那株被人当作了遮羞布的花树一掌拍断,怒声喝道:  “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侍卫好像这时才发现了外面有人,顿时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一蹦三尺高,慌乱窘迫的胡乱抓起自己的衣服套上便冲了出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齐齐求饶道: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竹一青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好像真的被气的不轻。  贴身侍候的小太监见势不好,忙上前来柔声安抚道:  “陛下,陛下您先消消气,为这种人不值得大动肝火的……”  竹一青没好气的斥道:“昨儿个你不是还跟朕说她挺不错的吗,这就叫做‘挺不错’?!!”  小太监被他训的无地自容,看了眼犹躺在花丛中陷在情|潮的余韵中回不过神来的女人,眼中又是怨恨又是鄙夷。  他忙朝着自己不轻不重的扇了两个大嘴巴,低声赔罪道:  “是奴才的错,奴才有眼无珠,错把母猪当西施,污了陛下的眼,奴才万死……”  他话还没说完,突见竹一青脸色一变,捂着嘴巴扭身就弯腰干呕起来。  但另一只手仍牢牢地盖在霍水的眼睛上。  霍水看不见,有点着急,忙抬手抓住他放在自己眼睛上的那只手的手腕,急切道:“陛下,你……你怎么了?”  “朕……呕,没、没事……咳咳。”  贴身小太监已经大呼小叫的命人传太医过来了。  太医一来,自然又将不着寸缕明显散发着欢愉过后的气息的薛露凝看了个分明,一边在心里默念着作孽,一边手忙脚乱的将竹一青扶到了园中的石桌旁边坐下。  竹一青抚着胸口,断断续续道:  “朕、朕不会再放过这个淫|妇了,呕……”  “是是,陛下,请伸出手来,容老臣给您把把脉。”  把脉的结果当然是年少有为的少年帝王啥事儿也没有。  但竹一青的脸色就是难看的要命,还不时撕心裂肺的干呕一番,似乎要将心肝脾肺肾都吐出来一样。  小太监见太医把完脉之后仍站在原地跟个人似的,也不说陛下是怎么了,急忙尖声尖气的问道:  “哎呀,太医大人,陛下到底是什么情况,您老倒是给个结果呀!”  太医一脸为难,又招手让一同前来的几个同僚分别为竹一青把过脉,得出的结果全都是一样的。  那就是——陛下根本没事。  可人家陛下都吐成这样了,他们要敢说‘陛下没事’的话,岂不是等于当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显得医术极为不精?  于是几个太医凑在一起,嘀咕了半天,终于勉强得出了一个结论——  陛下可能是……被薛嫔给恶心到了。  也对,光天化日,趁着陛下不在的空当就和陛下身边的侍卫勾搭上了,这女人到底是有多饥渴啊!  听闻薛嫔昨夜刚刚在陛下的寝宫里留宿过呢!  看着自己刚刚疼爱过不久的女人,现在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浪成那样,是个人就受不了吧?  所以经过一番缜密的推敲后,太医终于给出了结论——陛下乃是心理上出现了排斥反应,离开能够看到薛嫔的地方,并转移一下注意力,差不多也就好了。  于是竹一青就在众太医的劝说下,苍白着脸色脚步虚浮的先行回了寝宫,歇息去了。  留下的薛嫔自然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那两个与她苟合的侍卫早就在竹一青转身呕吐引众人大乱时就不见了踪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留下处理薛嫔的小太监找不到他们,就把所有的怒火统统发泄到了薛露凝身上。  他见那贱女人还臭不要脸的躺在那里‘媚态横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着自己见她长得不错,又知情达理,推荐给皇上当个知心人儿应是能讨得皇上欢心的。  谁曾想,这刚得了圣宠,就不知东南西北了,竟一转身就背着皇上在这里做出此等大逆不道、淫|乱无耻之事,简直老寿星找绳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小太监命人端过一杯冷掉的茶水来,劈头盖脸泼在了薛露凝的脸上。  冷茶激的那女人一个激灵,终于悠悠转醒了过来。  薛露凝揉着犹在眩晕不已的脑袋,恍恍惚惚的坐起身来,刚想问一句‘怎么回事’,就发现了一丝不挂的自己。  她愣了一秒,随即尖叫起来,一把抓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捂住胸口,对着出现在眼前的陌生面孔们慌张的大叫道:  “你们要干什么?!知道我是谁么!快滚!不许看!”  “哟,没想到您还有廉耻之心哪,咱家还以为您早就不知道‘羞耻’二字如何写了呢!你是谁?呵,依咱家看,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妇而已!亏咱家先前那么看好你,如今看来,纯粹是咱家瞎了眼!”  薛露凝被他说的一头雾水,在这么多人的虎视眈眈下,她根本没法好好的穿衣服,只好梗着脖子道:  “大胆奴才!我现在可是皇上的女人,识相的就快点滚,否则,等皇上来了,我一定……”  小太监凉凉的接话道:“陛下已经来过了。”  薛露凝心下一沉,惊疑不定道:“什么?”  “陛下刚刚来过了,”小太监耐心的解释道:  “然后看到薛嫔您正在与陛下的两个侍卫藏在这里翻云覆雨……啧啧,可把陛下给恶心的不轻,吐过之后便先行回去了,免得留在这里被骚臭味熏坏了鼻子。”  薛露凝一脸被雷劈到的表情,下意识的反驳道:“你在说谎!我不相信……我不信!”  她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坐在石桌旁,一边喝茶一边等着竹一青回来,谁知喝着喝着,就觉得脑袋越来越晕,什么都不知道了。  却原来,那茶里被人下了东西么?!  是谁,是谁要这般算计她!那两个侍卫又是被谁买通来一齐谋害她的!!!  一想到竹一青亲眼看到被人玩弄时的自己的样子……薛露凝就觉一阵天旋地转,有什么东西排山倒海般的坍塌下来,将她当头砸在了下面。  永世不得翻身。  

滁州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丽水哪家专治牛皮癣好
梧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