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我的车票谁做主

时间:2018-10-16 19:47: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每年的民工返乡都会在火车的乘客数量上荡起波峰,在这个时候火车票也变得十分紧俏,归心似箭的游子头疼的是如何得到一张回家的车票。这个时候也是票贩子活跃的高峰,本来铁道部门已经明文规定,购买火车票必须实行实名制,但是那些票贩子神通广大,他们用别的办法买来了带有身份证号的票囤积起来,等待高价出售,并且保证凭他们的票据也能登上火车。可怜的农民工为了早日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别无选择的买了这些“黑票”。正如票贩子所言,上车的途中他们并没有受到阻挠,异样的顺利让他们觉得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火车缓缓地前行,游子的心也一点点兴奋起来,因为他们离家越来越近。

火车前行一段时间以后,列车员来查票。“千万别出什么事”农民工的心里祈祷着,从哈尔滨到湖北,这期间把他扔到那儿都是一种灾难。“你的票和身份证呢?”他战战巍巍的把自己的票据和身份证递给乘务员。

“这不是你的票呀。”

“嗯,这是我在票贩子那里买的,他说这张票能把我送回家乡。”

“这是违反规定的。”

“嗯,我知道,乘务员同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呀,现在票不好买。你就行行好,别为难我们,好吗?”

乘务员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看票,把身份证递给农民工说:

“这样吧,这张票我先拿着,等火车到了孝感站的前一站信阳站时你来找我拿票。”

“嗯,好的。谢谢乘务员同志。”

一切归于平静了,农民工的内心一半欢喜一半担忧。欢喜的是终于可以回家了,担心的是乘务员把自己拿去干嘛呢。二十几小时的车程加上拥挤的车厢里难闻的气息使他无法想清楚这个问题。“算了,拿走就拿走,又不是不还给我了,暂且让他帮我保管,他应该不会找我的麻烦的。”带着一丝的侥幸,农民工“安心”地坐在座位上。

二十几小时的车程终于快过去了,越接近信阳他的心揪得越紧,火车在他的期盼里到达信阳,他挤过四五节车厢来到了补票台。

“你好,乘务员,我来取我的车票。”

“嗯,你补一张信阳到孝感的票。”

“为啥还得补票呢?”

“你没按要求买票,我没让你补全程的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农民工顿时觉得很无语,他想算了,胳膊拧不过大腿,补就补吧。无奈的农民工捏着新补的票,突然他转过身问正在给其他和自己一样情况的人打票的乘务员:“那我原来的车票呢?”

“那个票不能还给你,我们没收。”

农民工失望的转过身来,突然间他看见旁边站着一个人手中握着自己的那张票。

“请问你这张票是从哪里来的呀?”

“我买的呀?”

“票上面写着座位号,你为什么不做呢?”

“哦,这是我们上车的时候补的票,乘务员说便宜点卖给我们,但条件是上面写着座位号也不能做。”

农民工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乘务员把自己的票拿来卖给了别人,自己花更多的钱买来的票自己不能做主,而是被乘务员卖了,而自己还得花钱补一张票。顿时他觉得头在膨胀,一种晕晕的感觉,这个社会,自己所生活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他觉得汗颜。

划玻璃
紫瑞华庭-永州
苏州光纤分路器
划玻璃机器
紫瑞华庭新闻
建筑工程机械图片
划玻璃刀
紫瑞华庭户型图-永州
南通锻压机床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IT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