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一枝花牵来一座山略

时间:2020-10-18 02:32: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枝花,牵来一座山

寂静的山谷,寂静的别墅,寂静的山路。花儿是这里的主人。

花儿好热忱。匍匐地面,行走山坡,探出墙头,走出院落。花儿自由自在,身着世上看的色彩。珍珠白,胭脂红,晚霞紫,金子黄。念起花儿好听的名字,耳畔会响起山泉叮咚,鸟儿欢唱。珍珠花、兰草、报春花、映山红、山桃花、梨花、樱花、玉兰、月见草、野玫瑰、紫藤、月季、蔷薇、金鸡菊、石蒜花…哦,还有那么多像蒲公英一样小巧的叫不出名字的野花。随着季节变换,这些花儿次第盛开,轮换登场。固然,我喜欢的还是那火红热烈的映山红,生长在悬崖峭壁,怒放出大自然的奇妙。

在光与影的皱折里, 花儿用微笑,证明山的存在,别墅的存在,春天的存在。

花的手指拨动泉的琴弦,弹奏大自然的音乐,在山涧流淌,波涛起伏。

这里公山,被人们称作山神的山,因此,连这里的鲜花,也披上神圣的光泽。光影折射出一枝花的欣喜与忧伤。

我们随行的几位,皆是挚爱鸡公山的热情人士。吴俊、何军、李德友、蒋中亮、杨峰、涂保俊、王玲,还有摄影师彭京生。为一个约定,为一个信心,大家走到一起。计划《图说鸡公山》这本书,给鸡公山的明天,增加一道风景。风景里讲述鸡公山昨天的故事。

喜欢描写这里的一切。描写鸡报晓峰的昂首挺立、老别墅的异国风情、山花的绚丽多姿,泉水的清澈明亮。用散文、诗歌,或拿出看家本领,儿时就酷爱的素描画。我知道,我不能三言两语,草草描写这里厚重的历史和气势雄浑的景象。我的画笔和稿纸,单薄而脆弱。这让我在凝望神灵般的鸡公山时,心里会徒然生出一种困惑与茫然。

多次攀登鸡公山,多次与山花相遇,多次深怀感受,但是今天的心情,却是别样的。我们被露水打湿的双脚,踩动鸡公山的早春。

花儿开的好旺。匍匐地面,行走山谷,露出墙头,走出院落。寂静的山谷,寂静的山路,寂静的别墅。游人是吵杂而热烈的,这类热烈,又恰恰衬托出大山的幽静。

花儿是这里的主人。

年年岁岁花类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山野之巅,清流之上,是花草的家,树木的家,岩石的家,小溪的家。我们都是她的客人。不是吗?

山野孤单而冷峻,凉嗖嗖的,像今天的天气。山风吹动我们厚厚的春装,吹动我们复杂的心情,恍如为诉说某件事情而来,恍如又不是。风在林间弄出窸窸窣窣的响声,却看不见风的影子。犹同在心中潜藏的灵感。

我们的脚步疲惫而拖沓。这个状态是城市行走后遗症。在阔别大自然的水泥森林里走的太久,我们的身心已积累太多的尘埃和创伤。也许我们来这里,是为洗涤,是为疗伤。

草芽和花瓣上的露水,滋润着我们板结的表情,板结的心情。悄无声息。

我们带着摄像机、摄影机、手机,行走在山峰间,别墅间,花丛间。放开思惟,变换角度,记录山花烂缦的盛景。我们敬重这里的一切。眼前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生长在奇特的故事里。我们担心这类神奇,会被时光淹没,熔化,吞噬。我们拟定编辑一部名字叫《图说鸡公山》的书籍,把我们搜集到的感受到的关于鸡公山的所有图片资料或信息,收纳其中。

是的,我们来或不来,记录或不记录,这里的神话传奇,如这漫山的花草,如这嶙峋的岩石,如这青葱的山野,仍然在这里,静静生长,静静等待,千年,万年。它们本身就是一部史诗,浩大幽远,脱俗空灵,与人的想象有关,又与人的想象无关。就是把所有人都变傻

这里恍忽是世界之外的世界,时期以外的时期,春季之外的春季。

苍老的别墅,苍老的山路,苍老的树木,是时间的标本和横切面,是横跨几十个国度的记忆,是袒露在天穹之下的一代人的伤痛,是在炮火中修建,又在炮火中遭到抛弃的异国人的梦。

一栋栋别墅,半睁着老去的浑浊的眼睛,从时间的那头,张望时间的这头。在清晨透亮的阳光里,显得手足无措,不堪而无助。唯有那无处不在的新春之花,赋予了这些百年建筑以生机与活力。

透过眼花缭乱的花丛,我们看见这里眼花缭乱的昨日。史料记载,远古时的鸡公山是沉寂的。明代时期渐渐有了人烟,容纳那些躲避战乱、匪盗、瘟疫的人们。山顶住居的人多了,自然就构成后来的天街。”春来芳草满鸡头”一些文人墨客,开始把眼光投向鸡公山。

上世纪初, 1名叫李立生的美国传教士沿京汉铁路探奇,发现了这片沃土,从而打破了鸡公山的宁静。他与同是教传教士的施道格一起,在西方媒体大肆宣扬,呼朋唤友,召唤来众多的地球人。短短的几年时间,来自210四个国家的传教士、军阀、商贾、土豪,到这里占山为王。他们兴高采烈的注视着这片神性的山,注视着活灵活现的公鸡样子的巨大花岗岩报晓峰。树的阴影遮挡不住他们贪婪的睫毛,蓝色的、褐色的,黄色的、黑色的等等不同颜色的瞳仁,放射出不同意图的眼光。

他们建别墅、教堂、医院,建亭台楼阁。壮盛时期这里竟然到达500处建筑,3000余人口。彼时,前后三十余年时间,这里俨然崛起一座山中小城,一片世外桃源。一片片的别墅群,可谓万国建筑博览。他们伸出白的黑的不白不黑的双手,把未竟的人生梦,从自己的故乡移植到这里,强加给鸡公山。一时间,鸡公山失去应有的尊严。

当初,是不是是这一片片山花惹的祸?是的,当初,我们没法绕开的话题。

手捧山花的鸡公山,就像一名思春的仙子,唤起西方人士跃跃欲试的种种愿望。

山花把鸡公山打扮的太美了。

一枝花,引来一座山的变迁和故事,影响了一个地域的命运。

耀眼的花儿迷离了我们的眼睛。我们仿佛看见曾在这里生活的人们的身影,来来去去,忙忙碌碌,朦朦胧胧,穿梭在一栋栋别墅之间。若海市辰楼,如天街闹市。

有人为私欲忙,有人为事业忙,有人为平凡的琐事忙。当初他们忙的是,缺一不可,如今,恍若隔世,又有谁知道他们忙碌的结果和意义呢?

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人种,如眼前的不同类别的花朵,容纳在同一个季节,同一个时令,构成一个暂时的平衡。但是,宇宙总是在淘汰一些不合法则的事物。而且,人类社会也在不停的变幻次序,有时惊慌失措,有时乱了阵脚。战争,天灾,人祸;人为的,非人为的。种种缘由,种种手段,不停的打破固有的平衡,又不停的建立新的平衡。一样,鸡公山没有幸免,在时期的潮水中,起起落落,颠簸流离,历经磨难。

今天所见所闻的一砖一瓦,一枝一叶,一动1静,难道是他们故事的重现? 那些温顺典雅的花朵,就是那爱唱西洋歌曲的美人。听,她的歌声,飞上天空,成为云朵的旋律。一朵云,又一朵云,越看就越像一名又一名昂首高歌的老者。高兴,愤怒,慷慨激昂,温顺委宛。他们也许就是曾经生活在山上的圣徒。他们把心中的怨恨、不甘,或寄托和希望唱给今人。他们实际上是在换一种方式生存和表达。”道可道,非常道”物资不灭,是天地间隐藏的法理。你是谁?来自哪里?去往何方?困扰哲学家的天问,在眼前这些景象中,我们联想到了一些答案和注释。

云是天空的花朵,花朵是山上的云。云和花朵融汇一起,就是今天的云雾公园,就是展现在山水间的一部历史风云录。

站在高高屹立的报晓峰,我们俯瞰到一座山的成长,一片别墅群的境遇,俯瞰到深深烙印着一个民族的屈辱与反屈辱,压榨与反压榨的累累伤痕,也俯瞰到烙印着累累伤痕的豫楚两地的发展历史。我们为前人的屈辱深感痛惜。在从中取得启示和教益的同时,也领略到我们中华民族的不屈不挠的气势和精神。这既公山之不幸,也公山之幸。

关于鸡公山的历史,我们无数次叙述,好像是一种泛泛重复。史料在讲,山民在讲,导游在讲,文人墨客也在讲。我们不停的重复的讲。我们怕众人忘却,忘却一个国家一个地域一座山的记忆和伤痛。

一丝阳光忽然从树丛中照耀过来,花朵和别墅,被镀上一层金色。

阳光照亮山野,照亮我们的心情。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鸡公山的历史,再现老别墅的故事,给人类留一笔有深意的鉴戒,是我们次行的意愿。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为你做什么?

哦,鸡公山,我心中的山神。

花儿是山神的姊妹,冷冷清清,热烈了鸡公山的春。

宏大的春之盛会,在我们的视野里汹涌澎湃。

一枝花的故事,一座山的故事,一个时期的故事,在我们心中构思。

哦,多么动人的花朵,从我们的脚下,一直盛开到云天之上。

彩霞满天。

宝宝肠胃胀气的表现
牛奶蛋白过敏能自愈吗
婴儿护脐贴要贴多久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

美的青春宏扬塞 饥饿游戏吸引成年 沈殿霞尾七宝福山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链接

一周热门

杜志国天阵饰霸气帝被赞比连奕名更帅

杜志国天阵饰霸气帝被赞比连奕名更帅

卖火柴的小女孩85版本女机械怎么样好不好

卖火柴的小女孩85版本女机械怎么样好不好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