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巫师自远方来 第十四章 步入冥想(下)

时间:2019-12-05 06:39: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巫师自远方来 第十四章 步入冥想(下)

窗外吹进来的微风,还有晨曦暖洋洋的阳光,坐在道尔顿书房外换上了一身巫师袍的洛伦,闭幕假寐享受着这美好一天的清晨,顺便再一次进入冥想状态。

在构筑了自己的精神殿堂之后,这似乎就成为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就像呼吸一样轻松自如,根本不需要过多的准备,精神意识就能在清醒和冥想之间随时随地完成转换。

同时这也是一种的休息方式——在精神殿堂之后意识感受不到自身的存在,更抹掉了时间感,如此一来洛伦基本上只需要每天完成一到两次的冥想,之后就不需要多余的睡眠来补充精力上的匮乏了。

这一点也稍微解释了洛伦之前对小个子巫师的疑惑——这个又瘦又小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在连续五天五夜的奔波之后依然精力十足的?现在倒是有答案了。

“看来你已经完成了初步修习,可以正常冥想了。”

道尔顿·坎德那刀削似的冰冷声音打断了洛伦的思考,缓缓露出微笑的洛伦站起身,从容不迫的朝着面前的黑袍巫师躬身行礼。

“导师。”

听到对方这么称呼自己的黑袍巫师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似乎想起了某个“得意门生”的预言,然后赶紧把这个可怕的诅咒扔出了自己的精神殿堂。

“秉承对学院负责的精神,我才接受了你成为我学徒的事实。”道尔顿·坎德目光甚至比以前更加冰冷了:“但你必须了解,我对学徒的要求和标准。”

“艾萨克·格兰瑟姆已经向我转达过了。”洛伦谦卑的低头说道,却也是不卑不亢的微笑“您对学徒的要求非常严格,如果我达不到您的标准,肯定就没办法继续在您这儿了对吧?”

“不,我对学徒的要求并不严格。”道尔顿笔直的身板就像是一道黑影:“但我只培养巫师,而非变戏法的,道学先生,以及算命的骗子!”

好吧,洛伦倒是知道了艾萨克是从哪儿学会“算命骗子”这个词的了,意外之喜。

“第二,如果你达不到标准,你当然不留在我这里。”道尔顿的眼神里满满全是尖刻的嘲讽:“你得滚蛋,洛伦·都灵阁下。”

“那么我会全力以赴,达到您所需要的标准的。”洛伦“客客气气”的回应着对方:“有您的教导,我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巫师的。”

“一天内掌握冥想,还不足以让你自命不凡,学徒!”黑袍巫师冷哼一声:“傲慢是堕落之源。在虚空面前,你还得保持谦卑。”

至于维姆帕尔学院的学徒平均水平是两个月掌握冥想这种事情,道尔顿自然不可能告诉洛伦——如果可以,黑袍巫师更希望能尽快让他羞愧致死,绝了当巫师的念头,以免某个预言真的实现了。

看着这个流浪骑士依然姿态从容的微笑,道尔顿还是将目光放在了自己手中的羊皮卷轴上,右手的手杖轻轻挥动,原本窗户的位置落下了一块黑板。

“记好笔记,学徒。之后我会测试你的水平!”恢复了冷静的道尔顿重新变回了原本的模样:“我很期待抓到你怠惰的证据。”

洛伦像是没听出对方的威胁似的,等到道尔顿话音落下的时候,已经打开了卷轴提起了羽毛笔,纯洁的眼神像是在说“就等你了”。

道尔顿没有理会他这种孩子气的“反抗手段”,右手的粉笔狠狠敲在了黑板上,急促而有力的留下了一串华丽的斜体字。

不论两个人是否真的都对各自抱有恶感,洛伦都得承认道尔顿·坎德在导师这个位置上确实是无可挑剔。对方并没有为了为难自己而故意拔高难度,而是由浅入深的详细讲述着基础神秘学、咒语和法术的原理以及古代符文和虚空之间的联系。

而道尔顿的逐行分析和讲解,也纠正了洛伦昨天从小个子巫师那里听来的“错误讯息”——不敢不懂装懂的艾因只能照本宣科,显然比不上经验十足的道尔顿·坎德,而分析的方式也更是清晰易懂,再也不是那种似是而非的书面语了。

至于涉及到巫师的历史,魔法的来源和发现这种知识,黑袍巫师则是选择了几句带过。而在洛伦看来这些知识也基本上属于无关紧要,自己完全可以去图书馆阅读,根本用不着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浪费时间。

洛伦如饥似渴的像是饿极了的鬣狗,从道尔顿的智慧之中汲取着这些知识——哪怕是暂时不能完全理解的,至少先记下来,也不能停下。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现在对洛伦特别有用——他可不想在面对巨怪或者别的怪物的时候,还得一脸茫然的拿着剑冲上去。

战斗永远是的手段,杀戮是不得已的选择,任何时候任何状况,都应保持从容不迫,对局面了然于心,并且有周转的余地,这才是洛伦擅长的应对方式。

在道尔顿·坎德第二次用粉笔狠狠敲了一下黑板之后,时间到了中午。不紧不慢的在笔记上写下了一个字母,然后恭敬的“呈”到黑袍巫师的面前。

冰冷的目光一行一行从羊皮纸上扫过,然后……并没有什么可以纠正的地方,这个流浪骑士几乎是把自己的书面完全复制在了这张羊皮纸上!

天知道他从哪里学会了写字,而且工工整整一丝不苟,完全不像是一个常年靠杀人为生的家伙会有的字迹,倒更像是教会的抄写员!

“平庸。”道尔顿思考了半天只想到了这个词汇,利刀似的目光从洛伦微笑的脸上扫过:“你不是教会的抄写员,这上面必须有你自己的猜测。”

“我只是尽可能的记住您交给我的知识。”洛伦笑的更优雅了:“当然我也会记住您的谆谆教诲,下一次我一定会补上的,请您尽管放心,道尔顿·坎德导师。”

黑袍巫师在自己被恶心到想吐之前恢复了正常:“花言巧语并不能掩盖你的平庸,学徒。但我们现在有更重要事情要处理。”

“你必须选择一个学科,作为你主要修习的项目。而在那之后我对你的教授内容将有所偏重,不需要过多涉猎的课程会被省略。”

“不能等一段时间,在我所有的科目都了解过之后再做挑选吗?”洛伦有些皱起了眉头,多少还有些意外:“我才刚刚学会了冥想。”

“本学院没有将你培养成全才的想法,你也办不到,洛伦·都灵学徒。”道尔顿无不嘲讽的说道:“至于你自己私下补习了多少,和我无关。”

也就是说他会默许我去找艾因或者艾萨克?洛伦猜测到。但是这样对自己依然是不利的——尤其是在对绝大多数学科还都处于似懂非懂的时候。

不过就算自己反对,恐怕对方也会自动无视,毕竟主导权在他的手上,所以……自己必须选择一个比较有利的。

“你选择哪个学科和我无关,但以导师的身份,我依然必须提醒你。”道尔顿突然笑了,只不过笑得很惊悚:“学院会给你安排的任务,不会和安全、有保障联系在一起。所以实用的学科对你之后的‘义务劳动’更有用。”

“但如果你非要学习草药学、古代符文学或者其它研究,我也不会阻拦。但是……后果请自负。”

这句话的威胁都快写在脸上了,洛伦一边保持住微笑,一边精细的打算着。长长的松了口气。

“我想我已经做好决定了,导师。”

昆明复美白癜风专科叶顺章
铜川市宜君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宁波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六盘水有癫痫医院吗
深圳妇科医院那里比较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