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逝水流年小说城里的香水味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47: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是有许多东西常常解释不清,就如我写这篇小说,本无意写雨这样的天气。可是写了,几段文字之后,天空真的下起了雨。是不是人有所思,天总要或多或少随人愿?但这时的雨已不是文中那场雨,应该是多年后,王建国思念的雨。  ――小说主题之外的话    远处传来鞭炮声,一阵响之后,是间隔的,偶尔崩发的声音。就似王建国的心跳,找不到特别的旋律,似乎心能突然跳一下,就能突然停止,或者心的主人根本不在意是不是有心的存在,因为他知道人是用脑思考问题的。  蹲在院门前,脚上的鞋开始出现一圈泥的痕迹。才下过雪,雪刚化,泥土自然是湿的,王建国蹲了这么久,那鞋子能不往下陷吗?  他想起几年前去城里打工的天,不是雪,是雨,他站在不知是什么店的门前,一个满身散发着香味的女人站在他旁边。从她身上散发的香味,浓郁异常,王建国下意识地用手挡着。慢慢地王建国却习惯了这种味道,这是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个词――干净。这样的女人,身上一定是干净的,不会有他的家乡农田里散发出的味道。允许王建国思考的时间也就几分钟,女人就被一辆小车接走了,他看看店里,主人没有埋怨他站在门口,他却自觉地向往外移了移。雨点落在地上,又溅到他的裤子上,他突然地就笑起来,笑是小声的,不知别人是否听见。  不会有人知道王建国笑什么,此刻蹲在乡村自家的院门前,他又一次想起那天自己笑了。  目光越过几个院子,越过那条乡间的大道,路那边的人声时时地传过来。那里有一场乡村的婚礼。  青梅结婚了,青梅是建国从小在一起玩的伙伴,就是那个词――青梅竹马。当建国在小学时听了一些青梅竹马的故事之后,就想把自己的姓改成马,结果被父亲用手里的竹竿打出院子,那时候建国还嚷嚷着,要不改成王竹国,父亲听到这里,反而哈哈大笑,把手里的竹竿扔给他,就不再理他。  这个青梅竹马的要求在王建国高中毕业以后就消失了。青梅上了县里的一所师范,王建国却因连考两年,不是自己所愿,离开家去城里打工了。  打工的历程,没让王建国成为富翁,也没有让他成为真正的城里人,到目前为止,他只不过是一个电器公司的业务员,过年了,建国回家,除了看看父母,还肩负着为公司在乡下建经销点的重任。看着自家那忽明忽暗的灯,王建国打算向公司汇报说,这个计划不可行。电还没通畅呢,电器如何能普及呢。自己前两年带回来的电视机,父亲说只打开过两次。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在建国的视线中越走越近,“建国,你的青梅竹马结婚了,你也不去看看。我说啊,你真傻,城里的女人有什么好?”  “滚蛋!”  “瞧你这人,在城里混这么多年,说话没一点礼貌,我那年去城里,人家城里人有礼貌着呢,你啊,天生是农村人,却嫌人家青梅……”  王建国突然改了表情,站起身说:“小保弟,走,咱看看去!”  “这还差不多。别把自己弄得城里农村两不像。”  身后,王建国蹲在地上创造出的两只脚印静静地留在原处……  跨过乡间大道,王建国随小保进入那个人来人往的院子,婚礼已举行完毕,新娘子被送入洞房,洞房的门却是大开着,不仅开着,而且人挤人。王建国的目光好不容易穿过人的夹缝,找到目标……  青梅,红色的格子裤,红色的锦缎袄,又是一条红色的头巾包在头上,坐在床边。周围的人拉拉扯扯,她一会儿东摇一会儿西晃。  王建国下意地识地摸着自己的头,他没有戴帽子,格子图案的围巾也只是象征性地搭在脖子里。他想起上一个春天的时候,青梅到城里找他。那一天,她没有穿红棉祅,但也是一个红格子半大衣服。虽然有些土气,但还看得过去,在公司同事的注视下,他和青梅一起离开公司去了离公司很远的一家小吃店。  “建国哥,你什么时候回家?”  “不知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我们什么时候说过?”  青梅没有回答,只是停了片刻轻轻地说:“……没说过。”在两人分别的那一刻,青梅转身对他说:“我春节结婚,你回来吗?”  “回。”  或许王建国在那一刻也未醒悟,到底青梅说了什么,他根本未考虑青梅话中的意思,那时他的眼光正落在马路对面的黑色婚礼车队,默默数着,大约有十六辆。  自从在那个商店门口避雨遇见那个满身香气的女人,建国一有时间就徘徊在商场化妆品专柜前,并认定了自己的爱情在城市,而且他的爱情肯定与香水有关。他会在很多时候幻想自己婚礼的场面,除了一色的汽车,重要的是有一个满身香水味的新娘。  王建国还没有从幻想中清醒,青梅走了。王建国突然意识到,就在刚才的幻想世界中,他的那个新娘子长得很像青梅。想告诉青梅,青梅已走远;想告诉别人,却没有讲话的方向,在这个城市除了他还有谁认识青梅?  此刻青梅在眼前,是这场婚礼中的新娘,不是他的新娘,更不是他想象中的婚礼。除了莫名的烦燥,王建国理不清自己的感觉。他从人群中走出来,小保紧随其后。  “后悔了吧?”小保不失时机。  “我后悔什么,这哪像婚礼,更像一场闹剧。”  “建国,不过,也幸亏你没有跟青梅一直好下去,好不……”  “怎么了?”  “你难道不知道,她丈夫就是咱村郑家老大,他孩子七岁,老婆死了,青梅她爸有病走不了路,她娘身体不好,全靠郑老大支撑呢,要是换了你,你可要与城市说再见了。不过,也真可惜了青梅。”  王建国无语,他又想到青梅竹马这个词。不知从什么时候已很少想起这个词,或者已经忘记了这个词。此刻他在想,不知自己以后的幻想世界中谁来做他的新娘,但是他可以肯定,他的新娘子除了满身的香水味也绝不会穿青梅今天穿的那样的衣服。  建国很想早点回城,公司允许他休息到正月二十以后,重要的是想要他的调查报告。但对于向往城市的建国来说,答案是否定的。所以他匆匆离家,要回城了。父亲站在院门口一直看着他的离去,他却没回头一次,更没有看见父亲在看不见他的影子后,用着与他曾经的相同的姿势蹲下来,只是父亲比他坚持得时间长,一直到天黑。因为天黑时青梅来送糖,为着礼貌也要站起来……  王建国的报告,经理一目十行,建国有些心虚,他不知道“少电,少钱,经济落后,消费水平低下”能否作为让经理信服的理由,不过经理并没有对他的报告说什么。十天以后,建国接到通知,让他和另一个同事一起回他的家乡建立销售网点。另一个同事本是城里人,诸多怨言。从他的埋怨中,建国才知,政府的政策,家电下乡,作为名牌企业,更要肩负起这个任务。  思考着这样的政策,王建国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他又要被打回老家了,虽然身份不同,但除了多一份工资一切都又回到出发的地点。王建国有一种逃跑的欲望,但是他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几年里穿梭在这个城市,他依然是个外人,明明白白的外人,终还是被赶出去了。他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王建国逛商场,一次逛商场,他自己认为这是一次。他的地方,依然是那飘来香水味的化妆品柜台。  “先生,你需要什么?我们这里也有男士化妆品的。或者您要买些东西送给女朋友,要不要我帮您介绍?”  建国的目光落在香水上,营业员看得明白:“先生,这是我们公司新推出的香水系列,清新淡雅的感觉,夏天马上到了,适合用。”  “这绿色的多少钱一瓶?”  “八百元。”  八百元,王建国自入城以来,还没有出过这个数买过什么,这对他来说,只可以在幻想中存在,即使在幻想中,他也只是借助香水远远散发的魅力,却从来没想到要把它捧在手中。他可以让幻想中的新娘子沾染香水的味道对他微笑,可以让这微笑再借香水的魔力无限散开,幻化成新娘身上的婚纱,飘渺,动人心魂,得到快乐与满足之后,他才会慢慢地从幻想中回到现实。  “绿色的没有小一点的瓶子了,这个紫色的有小瓶装的,才六百多元,携带很合适。”王建国没有接话。“先生,其实梦幻中的女孩子都喜欢紫色的。买这个不会错的。”  王建国的目光还盯着那个绿色的瓶子。在他的记忆中很多东西都是绿色的,很多绿色的东西也都是在他的视线中变成其它的颜色。此时此刻,他已借绿色香水的感觉,身在四月的田野里:王建国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沿着田埂奔跑,一不小心,滚入麦浪中,那些刚刚站立的守望者还来不及阻止,已被他和女孩的笑声陶醉,不再记得自己的职责……那一刻建国吸入的味道似乎就是这种绿色的香水味。  建国并没有闻过这种绿色的香水味道,但他却认定,这绿色就是他记忆中的四月田间的颜色和味道。  “先生,我想您的女朋友一定会喜欢这紫色的。”  “我要那瓶绿色的。”  王建国小心翼翼地把香水放在贴身的衣袋里。这是他在城里得到的珍贵的东西,他会视若生命的。  王建国就这样告别了城市,又回到了家乡,蹲在院门前的父亲见他回来,起身拍拍背后,可能想着自己背靠墙弄脏了衣服,或者这种动作只是一种习惯。王建国告诉父亲,他不会住在家里,公司的事很多,他们公司的销售点准备设在乡政府旁边,离家不远,只隔了两个村子。父亲只是笑,也没说什么。  乡政府的人见了王建国都热情地打招呼,农村十里八村的似乎都不是陌生人,这让从城里来的同事很羡慕,王建国也有一丝得意,也不那么悲观了。其实冷静时再想想,他并没有与城里人绝缘,反而是代表城里人来支持家乡呢。这么一想,王建国就有了站直的力量。而那瓶香水,则被他它锁进新办公桌。  乡政府的旁边就是乡中学,青梅就在这个学校教书。建国有时间见到青梅的时候已是四月的一天。  傍晚时分,青梅笑着走向建国,她穿着一件碎花的连衣裙。在王建国的眼里,这件连衣裙除了比城里的衣服袖子长一点之外,效果并没有差到哪里,反而让人看起来更舒服,是那种不需再刻意搭配什么的舒服。若是青梅站在田里,裙子随风飘起来……  “建国哥,早听说你回来了,一直没时间看你。”  建国从幻想中走出来,“是啊,我们也很忙。”  “你们当然会很忙,在农村许多人想买家电,但都不知去哪里买,到城里路远,又怕坏了无处修,有专门的服务就好了。”  “是,我以前就没注意到,没想到大家的需求是这么急迫。”站直了身子,说话也有了底气,王建国用着影片里的一句话,“你,过得好吗?”他觉得自己已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城里人。  “还好,我没有大志向。”  短暂的沉默之后,青梅告别。望着青梅远去的背影,建国觉得在自己满满的充满光明的前途中少了一点什么。这样思索着,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跟着青梅。  夜晚来临,有灯的路段在乡村不能奢望。青梅的身形在建国的眼里越来越模糊,仿佛马上就要掉进黑暗一般。他加快脚步,却吓得前面的青梅也在飞快向前跑,深一脚浅一脚,突然喊一声就倒在地上,建国几乎是使劲全身力气向青梅跑步,却也不小心跌倒在地,他喊了一声:青梅,你怎么样了?  青梅才长出一口气,又气又好笑。  等两个人走在一起,青梅责怪建国。他却说不知怎么自己就跟在青梅身后回村了。两个人在夜色里边走边笑,能听清的字句很少……  第二天的课堂上,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建国从教室窗前走过,一枝正在开放的蔷薇,在窗前随风摇曳着,偶尔会遮挡建国眼中的青梅。青梅正微笑着讲课,建国也跟着微笑,此刻的他没有了一点的怨言,忘了离开城市的不快,也忘了那城里的香水味。  他抬头快乐地望天空,一场大雨即将来了,他真想在雨中大喊,他爱现在的生活。昨晚与青梅行走在夜间的村路,是建国感觉有生以来快乐的时刻,那一刻,他忘了许多东西,也记起了许多。他记起了那青梅竹马的点点滴滴,但这些回忆并没有让建国有后悔的感觉,反而让他忘记了在城里拼搏的辛酸,忘记了青梅那一场在他眼中看似闹剧的婚礼,甚至忘记了他幻想的天堂中香水的味道。  这时,同事来喊他。他回头望一眼教室,这一刻,青梅也正望过来,建国很快地跑走了,就像是大雨将要来临时,正在寻找避雨之处的鸟儿。但建国不需要躲避,他很清楚这一点,他宁愿一直站在雨中,望着窗前的花与花后的青梅。  处理完公务的建国,静静地望着窗外已经来临的大雨,想着这大雨之中,人们都在做着什么。特别是青梅,她是否还在微笑着讲课。建国的窗外也有一棵蔷薇,雨滴打着花朵却依然阻挡不了花朵透出的丝丝渴望,风雨不怕花,花也不拒风雨……  一辆白色的车在窗前闪过。雨中总有人在忙,建国在想。  雨停了,蔷薇绽放得更艳了。这艳气裘人,建国急切想见到青梅。  教室外,孩子们站了一片,就是没有青梅的影子。  孩子说,今天老师上课精神特别好,她说城里特别美,她说要放城里的片子给我们看,可是就在她插开关的那一刻,被电倒了……  建国记起昨晚青梅说,教室的电视机是前几年买的旧的,不太好用,可能漏电。他说明天他会给她们班换一台,算是公司捐赠的;他说他会给她们班配现代的多媒体系统,就算是他自己对家乡的贡献;他说,他虽然向往城里,他更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像城里一样,这样他就不必离家,就可以享受着的科技,又能看着碧绿的麦田;他说,青梅身上的味道像极了那……城里的香水味……  那瓶香水,被建国埋在青梅的坟上。曾经的他把香水的味道与田间的味道皆然分离,可是现在这香水的味道比不上家乡四月的田间,比不上……建国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渗入泥土。来自香水的那干净的感觉,其实是来自人,而在他一直的幻想世界中,青梅就是那个人,与城里的一切无关…… 共 51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南阳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上饶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法四医院 上饶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黄南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盐城二乙医院哪家好 陇南医院哪家好 贵阳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产后怎样健康减肥 邵阳有哪些全科医院 丰胸 岳阳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遵义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针灸减肥 武威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游泳能减肥吗 遵义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孕产疾病 提高睡眠质量的方法 食物放大镜 山西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牙齿美白的方法 安顺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icu护理 山西有哪些屈光医院 益阳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铜仁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益阳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益阳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酒泉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折扣信息 白领保健 江西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郴州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宝宝补锌吃什么 郴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先天性心脏病 黔西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怀孕晚期吃什么 性表现 江西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庆阳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痛经 永州有哪些颌面外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女性生理常识 麦片的功效与作用 洗漱用品 永州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庆阳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卵巢囊肿,卵巢囊肿治疗 毕节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男性性功能障碍 吉林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食用油 吉林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前列腺疾病 定西有哪些产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外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腰酸怎么办 香薰基础 定西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海南菜 定西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娄底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心理障碍 黔东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骨科医院 新生儿黄疸治疗 拉萨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人流保健 临夏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孕吐 排毒饮食小组话题 拉萨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哈尔滨有哪些眼底医院 护发素小组话题 庆阳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庆阳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