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逝水流年小说城里的香水味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47: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是有许多东西常常解释不清,就如我写这篇小说,本无意写雨这样的天气。可是写了,几段文字之后,天空真的下起了雨。是不是人有所思,天总要或多或少随人愿?但这时的雨已不是文中那场雨,应该是多年后,王建国思念的雨。  ――小说主题之外的话    远处传来鞭炮声,一阵响之后,是间隔的,偶尔崩发的声音。就似王建国的心跳,找不到特别的旋律,似乎心能突然跳一下,就能突然停止,或者心的主人根本不在意是不是有心的存在,因为他知道人是用脑思考问题的。  蹲在院门前,脚上的鞋开始出现一圈泥的痕迹。才下过雪,雪刚化,泥土自然是湿的,王建国蹲了这么久,那鞋子能不往下陷吗?  他想起几年前去城里打工的天,不是雪,是雨,他站在不知是什么店的门前,一个满身散发着香味的女人站在他旁边。从她身上散发的香味,浓郁异常,王建国下意识地用手挡着。慢慢地王建国却习惯了这种味道,这是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个词――干净。这样的女人,身上一定是干净的,不会有他的家乡农田里散发出的味道。允许王建国思考的时间也就几分钟,女人就被一辆小车接走了,他看看店里,主人没有埋怨他站在门口,他却自觉地向往外移了移。雨点落在地上,又溅到他的裤子上,他突然地就笑起来,笑是小声的,不知别人是否听见。  不会有人知道王建国笑什么,此刻蹲在乡村自家的院门前,他又一次想起那天自己笑了。  目光越过几个院子,越过那条乡间的大道,路那边的人声时时地传过来。那里有一场乡村的婚礼。  青梅结婚了,青梅是建国从小在一起玩的伙伴,就是那个词――青梅竹马。当建国在小学时听了一些青梅竹马的故事之后,就想把自己的姓改成马,结果被父亲用手里的竹竿打出院子,那时候建国还嚷嚷着,要不改成王竹国,父亲听到这里,反而哈哈大笑,把手里的竹竿扔给他,就不再理他。  这个青梅竹马的要求在王建国高中毕业以后就消失了。青梅上了县里的一所师范,王建国却因连考两年,不是自己所愿,离开家去城里打工了。  打工的历程,没让王建国成为富翁,也没有让他成为真正的城里人,到目前为止,他只不过是一个电器公司的业务员,过年了,建国回家,除了看看父母,还肩负着为公司在乡下建经销点的重任。看着自家那忽明忽暗的灯,王建国打算向公司汇报说,这个计划不可行。电还没通畅呢,电器如何能普及呢。自己前两年带回来的电视机,父亲说只打开过两次。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在建国的视线中越走越近,“建国,你的青梅竹马结婚了,你也不去看看。我说啊,你真傻,城里的女人有什么好?”  “滚蛋!”  “瞧你这人,在城里混这么多年,说话没一点礼貌,我那年去城里,人家城里人有礼貌着呢,你啊,天生是农村人,却嫌人家青梅……”  王建国突然改了表情,站起身说:“小保弟,走,咱看看去!”  “这还差不多。别把自己弄得城里农村两不像。”  身后,王建国蹲在地上创造出的两只脚印静静地留在原处……  跨过乡间大道,王建国随小保进入那个人来人往的院子,婚礼已举行完毕,新娘子被送入洞房,洞房的门却是大开着,不仅开着,而且人挤人。王建国的目光好不容易穿过人的夹缝,找到目标……  青梅,红色的格子裤,红色的锦缎袄,又是一条红色的头巾包在头上,坐在床边。周围的人拉拉扯扯,她一会儿东摇一会儿西晃。  王建国下意地识地摸着自己的头,他没有戴帽子,格子图案的围巾也只是象征性地搭在脖子里。他想起上一个春天的时候,青梅到城里找他。那一天,她没有穿红棉祅,但也是一个红格子半大衣服。虽然有些土气,但还看得过去,在公司同事的注视下,他和青梅一起离开公司去了离公司很远的一家小吃店。  “建国哥,你什么时候回家?”  “不知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我们什么时候说过?”  青梅没有回答,只是停了片刻轻轻地说:“……没说过。”在两人分别的那一刻,青梅转身对他说:“我春节结婚,你回来吗?”  “回。”  或许王建国在那一刻也未醒悟,到底青梅说了什么,他根本未考虑青梅话中的意思,那时他的眼光正落在马路对面的黑色婚礼车队,默默数着,大约有十六辆。  自从在那个商店门口避雨遇见那个满身香气的女人,建国一有时间就徘徊在商场化妆品专柜前,并认定了自己的爱情在城市,而且他的爱情肯定与香水有关。他会在很多时候幻想自己婚礼的场面,除了一色的汽车,重要的是有一个满身香水味的新娘。  王建国还没有从幻想中清醒,青梅走了。王建国突然意识到,就在刚才的幻想世界中,他的那个新娘子长得很像青梅。想告诉青梅,青梅已走远;想告诉别人,却没有讲话的方向,在这个城市除了他还有谁认识青梅?  此刻青梅在眼前,是这场婚礼中的新娘,不是他的新娘,更不是他想象中的婚礼。除了莫名的烦燥,王建国理不清自己的感觉。他从人群中走出来,小保紧随其后。  “后悔了吧?”小保不失时机。  “我后悔什么,这哪像婚礼,更像一场闹剧。”  “建国,不过,也幸亏你没有跟青梅一直好下去,好不……”  “怎么了?”  “你难道不知道,她丈夫就是咱村郑家老大,他孩子七岁,老婆死了,青梅她爸有病走不了路,她娘身体不好,全靠郑老大支撑呢,要是换了你,你可要与城市说再见了。不过,也真可惜了青梅。”  王建国无语,他又想到青梅竹马这个词。不知从什么时候已很少想起这个词,或者已经忘记了这个词。此刻他在想,不知自己以后的幻想世界中谁来做他的新娘,但是他可以肯定,他的新娘子除了满身的香水味也绝不会穿青梅今天穿的那样的衣服。  建国很想早点回城,公司允许他休息到正月二十以后,重要的是想要他的调查报告。但对于向往城市的建国来说,答案是否定的。所以他匆匆离家,要回城了。父亲站在院门口一直看着他的离去,他却没回头一次,更没有看见父亲在看不见他的影子后,用着与他曾经的相同的姿势蹲下来,只是父亲比他坚持得时间长,一直到天黑。因为天黑时青梅来送糖,为着礼貌也要站起来……  王建国的报告,经理一目十行,建国有些心虚,他不知道“少电,少钱,经济落后,消费水平低下”能否作为让经理信服的理由,不过经理并没有对他的报告说什么。十天以后,建国接到通知,让他和另一个同事一起回他的家乡建立销售网点。另一个同事本是城里人,诸多怨言。从他的埋怨中,建国才知,政府的政策,家电下乡,作为名牌企业,更要肩负起这个任务。  思考着这样的政策,王建国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他又要被打回老家了,虽然身份不同,但除了多一份工资一切都又回到出发的地点。王建国有一种逃跑的欲望,但是他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几年里穿梭在这个城市,他依然是个外人,明明白白的外人,终还是被赶出去了。他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王建国逛商场,一次逛商场,他自己认为这是一次。他的地方,依然是那飘来香水味的化妆品柜台。  “先生,你需要什么?我们这里也有男士化妆品的。或者您要买些东西送给女朋友,要不要我帮您介绍?”  建国的目光落在香水上,营业员看得明白:“先生,这是我们公司新推出的香水系列,清新淡雅的感觉,夏天马上到了,适合用。”  “这绿色的多少钱一瓶?”  “八百元。”  八百元,王建国自入城以来,还没有出过这个数买过什么,这对他来说,只可以在幻想中存在,即使在幻想中,他也只是借助香水远远散发的魅力,却从来没想到要把它捧在手中。他可以让幻想中的新娘子沾染香水的味道对他微笑,可以让这微笑再借香水的魔力无限散开,幻化成新娘身上的婚纱,飘渺,动人心魂,得到快乐与满足之后,他才会慢慢地从幻想中回到现实。  “绿色的没有小一点的瓶子了,这个紫色的有小瓶装的,才六百多元,携带很合适。”王建国没有接话。“先生,其实梦幻中的女孩子都喜欢紫色的。买这个不会错的。”  王建国的目光还盯着那个绿色的瓶子。在他的记忆中很多东西都是绿色的,很多绿色的东西也都是在他的视线中变成其它的颜色。此时此刻,他已借绿色香水的感觉,身在四月的田野里:王建国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沿着田埂奔跑,一不小心,滚入麦浪中,那些刚刚站立的守望者还来不及阻止,已被他和女孩的笑声陶醉,不再记得自己的职责……那一刻建国吸入的味道似乎就是这种绿色的香水味。  建国并没有闻过这种绿色的香水味道,但他却认定,这绿色就是他记忆中的四月田间的颜色和味道。  “先生,我想您的女朋友一定会喜欢这紫色的。”  “我要那瓶绿色的。”  王建国小心翼翼地把香水放在贴身的衣袋里。这是他在城里得到的珍贵的东西,他会视若生命的。  王建国就这样告别了城市,又回到了家乡,蹲在院门前的父亲见他回来,起身拍拍背后,可能想着自己背靠墙弄脏了衣服,或者这种动作只是一种习惯。王建国告诉父亲,他不会住在家里,公司的事很多,他们公司的销售点准备设在乡政府旁边,离家不远,只隔了两个村子。父亲只是笑,也没说什么。  乡政府的人见了王建国都热情地打招呼,农村十里八村的似乎都不是陌生人,这让从城里来的同事很羡慕,王建国也有一丝得意,也不那么悲观了。其实冷静时再想想,他并没有与城里人绝缘,反而是代表城里人来支持家乡呢。这么一想,王建国就有了站直的力量。而那瓶香水,则被他它锁进新办公桌。  乡政府的旁边就是乡中学,青梅就在这个学校教书。建国有时间见到青梅的时候已是四月的一天。  傍晚时分,青梅笑着走向建国,她穿着一件碎花的连衣裙。在王建国的眼里,这件连衣裙除了比城里的衣服袖子长一点之外,效果并没有差到哪里,反而让人看起来更舒服,是那种不需再刻意搭配什么的舒服。若是青梅站在田里,裙子随风飘起来……  “建国哥,早听说你回来了,一直没时间看你。”  建国从幻想中走出来,“是啊,我们也很忙。”  “你们当然会很忙,在农村许多人想买家电,但都不知去哪里买,到城里路远,又怕坏了无处修,有专门的服务就好了。”  “是,我以前就没注意到,没想到大家的需求是这么急迫。”站直了身子,说话也有了底气,王建国用着影片里的一句话,“你,过得好吗?”他觉得自己已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城里人。  “还好,我没有大志向。”  短暂的沉默之后,青梅告别。望着青梅远去的背影,建国觉得在自己满满的充满光明的前途中少了一点什么。这样思索着,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跟着青梅。  夜晚来临,有灯的路段在乡村不能奢望。青梅的身形在建国的眼里越来越模糊,仿佛马上就要掉进黑暗一般。他加快脚步,却吓得前面的青梅也在飞快向前跑,深一脚浅一脚,突然喊一声就倒在地上,建国几乎是使劲全身力气向青梅跑步,却也不小心跌倒在地,他喊了一声:青梅,你怎么样了?  青梅才长出一口气,又气又好笑。  等两个人走在一起,青梅责怪建国。他却说不知怎么自己就跟在青梅身后回村了。两个人在夜色里边走边笑,能听清的字句很少……  第二天的课堂上,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建国从教室窗前走过,一枝正在开放的蔷薇,在窗前随风摇曳着,偶尔会遮挡建国眼中的青梅。青梅正微笑着讲课,建国也跟着微笑,此刻的他没有了一点的怨言,忘了离开城市的不快,也忘了那城里的香水味。  他抬头快乐地望天空,一场大雨即将来了,他真想在雨中大喊,他爱现在的生活。昨晚与青梅行走在夜间的村路,是建国感觉有生以来快乐的时刻,那一刻,他忘了许多东西,也记起了许多。他记起了那青梅竹马的点点滴滴,但这些回忆并没有让建国有后悔的感觉,反而让他忘记了在城里拼搏的辛酸,忘记了青梅那一场在他眼中看似闹剧的婚礼,甚至忘记了他幻想的天堂中香水的味道。  这时,同事来喊他。他回头望一眼教室,这一刻,青梅也正望过来,建国很快地跑走了,就像是大雨将要来临时,正在寻找避雨之处的鸟儿。但建国不需要躲避,他很清楚这一点,他宁愿一直站在雨中,望着窗前的花与花后的青梅。  处理完公务的建国,静静地望着窗外已经来临的大雨,想着这大雨之中,人们都在做着什么。特别是青梅,她是否还在微笑着讲课。建国的窗外也有一棵蔷薇,雨滴打着花朵却依然阻挡不了花朵透出的丝丝渴望,风雨不怕花,花也不拒风雨……  一辆白色的车在窗前闪过。雨中总有人在忙,建国在想。  雨停了,蔷薇绽放得更艳了。这艳气裘人,建国急切想见到青梅。  教室外,孩子们站了一片,就是没有青梅的影子。  孩子说,今天老师上课精神特别好,她说城里特别美,她说要放城里的片子给我们看,可是就在她插开关的那一刻,被电倒了……  建国记起昨晚青梅说,教室的电视机是前几年买的旧的,不太好用,可能漏电。他说明天他会给她们班换一台,算是公司捐赠的;他说他会给她们班配现代的多媒体系统,就算是他自己对家乡的贡献;他说,他虽然向往城里,他更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像城里一样,这样他就不必离家,就可以享受着的科技,又能看着碧绿的麦田;他说,青梅身上的味道像极了那……城里的香水味……  那瓶香水,被建国埋在青梅的坟上。曾经的他把香水的味道与田间的味道皆然分离,可是现在这香水的味道比不上家乡四月的田间,比不上……建国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渗入泥土。来自香水的那干净的感觉,其实是来自人,而在他一直的幻想世界中,青梅就是那个人,与城里的一切无关…… 共 51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手机 微信小程序制作软件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