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绝世剑魔 第三十二章 灵解之法

时间:2019-12-05 07:34: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绝世剑魔 第三十二章 灵解之法

意外之变化,便是林忧也有点始料不及,但此时他手中还有四张牌,心道四个人还拼不过你一个么。想到这里,他翻出了第二个人,也是灵气境的人。比斗再次开始,可是令人咋舌的是,和刚才一模一样,一样是两招之后,就被一剑捅死了。这一回,真正才是全场震动。刚才若说那独臂男子连战四场,还受了伤,有情可原的话,那这一回就真的是显示了让人震惊的实力了。

而林忧又分别翻开两张牌,可是结果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两招加一剑,林忧这边的前四个人,全是呆呆站着被一剑捅死,如出一辙

林忧忍不住走到贵宾看台的栏杆边,向下仔细看那个让自己折了四员大将的人。心中迷惑不解。

“原来林殿主真的不知道自己手下是有会妖术的人么。”左丘得意的问道。

“妖术?”林忧闻言面色大变,而其他的修士听了,也大吃一惊。

在雪漫大陆之上,大部分人会都的是武技,但武技并非修炼的全部。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说咒术,妖术,幻术、仙术等等。所谓妖术其实就是原本妖兽才会使用的一些奇特的术法被人学会了的统称。

但凡会妖术的武者,都不可小觑,他们真实的实力,要比外人看到的要高上好几个档次。因为强大的妖术可以让他们获得无以伦比的优势。

妖术说起来容易,真的要掌握一门的话,那是极难的。不说一本妖术的秘籍就是天价,学习妖术也要自身的修为和体质符合要求才行,否则一切都是枉然。所以雪漫大陆虽大,但会妖术的人极少。

“贵人如何知道他会妖术的?”林忧心中不解。左丘一笑,道:“刚才我看他们各自练了一套武技,他练的乃是须红掌。”

“嗯?”林忧不解。左丘解释道:“须红掌乃是玉鹿国望族巫家的传家武技,而巫家闻名于世的,就是妖术。”

“原来如此,是我走眼了。”林忧盯着下面那个让他输了四场的人,心中愤恨。因为他记得很清楚,下面的那个人,只是被当做流寇关进来的,谁想到他竟然和邻国的望族有关系。而且还会妖术。

“林殿主可服气么?”左丘得意的说着。此时诸多的修士,也都垂头丧气了。在他们看来,胜负已分了。输了五十灵石,对左丘来说,不算太大损失,而输一颗灵石,对他们而言,都是巨大的损失。

“我还有一个人呢。”林忧举起一张牌。见林忧如此举动,左丘哈哈大笑,道:“林殿主竟然把这个灵气境三重的小卒放到了,真是让我猜不到。不过区区一个小卒,你以为他真的可以将军么?”

“要试过才知道。”林忧心下一横,心说江余啊江余,创造奇迹就只看你了。

台上纷纷扰扰,台下却是另外一回事。江余连续看对面那人打了四场,四场几乎一模一样的比斗。他的那双眼睛,丝毫都没离开战场。

“他们的灵气似乎凝固了一般,完全无法流动了,似乎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江余把自己看到的分析结果说给剑灵听。

“听起来像是妖狐才会的封灵限界。”剑灵应道。

“妖狐?难道是妖术?”江余出身江家,杂书还是看了许多的,他也清楚妖术是人学习妖兽会的术法的统称,但他妖兽都没见过几只,更别说妖术了。

不容江余多想,已经到了他上场的时候了。他这回并没有拿剑,只是空手上阵。对面的那个对手,根本都不正眼看他。因为在他看来,一个灵气境三重的人,根本连对手算不上。灵水境三重的强者,要对方受伤,自己的妖术才能奏效,而灵气境三重的废物,自己一个妖术过去,对方可能直接就精神崩溃了,那一剑都不需要捅对方就完蛋了。

两相对敌,那人这回连开始的两招都不用了,掐一个咒诀,妖术便用了出来。江余就觉得眼前一花,似有一股灵气侵入自己的身体一般。他经过之前的锤炼,几乎本能的让自己的灵气控制心脉和丹田,不让那股灵气占据自己的身体。但不知怎得,他自己也动不了了。眼前天地变换,斗技场消失了,自己似乎站在一个黑暗的平台之上,一动不动,而周遭一片黑暗,在远处,一个黑色的人影正提着剑,慢步的走过来。

“原来,这就是妖术。”江余早就听说过幻术和妖术,会让人产生幻觉,他还是次中招。

贵宾看台上的林忧,眼见着江余也一动不动了,知他中了招,不由得拍了一下桌子,扼腕叹息。此时他游戏后悔,如果刚才认输的话,江余这个未来可能替自己赚很多钱的人便不会死。如今不仅要输钱,连自己要培养的摇钱树也要倒了。

“林殿主何必如此,一场胜负而已。”左丘这般说着,便要伸手去拿属于他的奖品,在他看来,在妖术成功的那一刹那,已经胜负已分了。

此时江余的对手,正一步一步逼近,举手中剑,直刺江余的心巢,势在必得的一剑,并没有那么迅猛。一剑闪过,却是意想不到的刺空,在看时,就见江余已经在两丈之外了。

“他解开了妖术!”

左丘见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他对妖术的了解,别说是灵气境

,就是他自己中了妖术的话,想要解开恐怕也需要不少时间,更需要运气才行。而眼前这个灵气境三重的人,竟然这么快就解开了妖术。左丘不信有人可以做到这样,只道自己这边的人刚才连续使用妖术,灵气消耗过大,导致这一次使用的妖术威力不足。才会自动失效的。

几乎不想看了的林忧,忽然听到场内的欢呼声,侧目看去,看到江余竟然解开了妖术,也不由得欣喜不已。而诸多修士,也是如此的想法。左丘虽然是是一时失落,但心中信心还是十足的,毕竟自己这边的是灵气境,对面只有三重,就算不用妖术速战速决,光是拼修为,对方也根本不会赢。

江余刚才中了妖术以后,情急之下,想起自己刚学不久的灵解之法,那灵解之法上说,可以破解世间一切迷障,他便在生死一瞬间,用出了灵解之法,逃过了一劫。

此时江余的对手可能是全场为讶异的人,他自信自己刚才的妖术是确确实实的打中了,可是对方却瞬间就解开了,这让他满是疑惑。他远远看着江余,心中不甘,挥剑攻击而上,在疾冲的同时,妖术再一次使用了出来。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妖术即便打中,也会瞬间就被化解。连续的几次化解,让他的疑惑,变成了恐惧。他专注于妖术的修行,就近身格斗而言,可谓不擅长。若妖术打不中对方的话,自己充其量是一个灵气境五重的人。

江余此时也看出来对方的窘境,故而干脆欺身而上,一套灵蛇缠丝手打了出来。这一套武技虚招众多,近身战十分的强力。他的对手因为刚才的惊愕,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一个灵气境三重的人,追打着一个灵气境的人,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眼见胜负逆转,林忧高兴不已,而那些修士也都十分兴奋,若左丘不在这里的话,恐怕他们都要欢呼出来了。左丘看着战场,一直在摇头。他看的很清楚,江余的对手连续使用妖术,而且连续命中,却在命中的瞬间被化解了。

“难道他和师父一样,是武神血脉不成?”左丘不敢相信的摇着头,就他所掌握的知识而言,能对妖术天生免疫的,只有自己师父拥有的武神血脉。可他仔细想了下,立即又否定了。因为他清楚,如果真的是武神血脉的人,不可能这么大了才灵气境三重。更何况,师父说过,他自己是武神血脉中的一人。总而言之,左丘有点懵了。

再道战场,江余以灵蛇缠丝手的虚招快招紧逼对手,而他的对手面对他的攻击,慌乱之间,竟还被江余给狠狠的打中了几次。幸而不是要害,仗着他修为优势,只是轻伤而已。

“可恶啊!”他大吼一声,向后连续纵出十余丈。拉开距离,而后双瞳似火焰一般闪亮。

“阳炎!”贵宾看台上有几个眼尖的人惊叫出来。

何谓阳炎?稀有妖术之一,只有用瞳术的人才能使用,其威力不逊色于地字下品的武技,威力堪称霸道无比。

“他这样的修为,能用么?”左丘也是讶异不已。

当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人身上时,没人注意江余的眼睛也闪亮了一下。而就在瞬息之间,就见那人眼中的火焰瞬息扩大,化为一个一人多高的火球,直砸向江余。那火球在生成之时,全场都可以感受到它的炙热。可是那火球刚刚脱离他的控制,竟反向砸了回来,瞬息之间,江余的对手整个人都着起火来。

就在此时,就见左丘从贵宾看台上飞下,直取那人,一剑横扫,手上多了两颗眼睛。他低头看看,满意的点点头。背过手去,走向江余。却不管身后那人如何。

刚才江余明知那人又要用妖术,而且是非同小可的一招,所以他用了灵解之法,不同的是,这一回不仅仅是化解,而是灵解之法之中的镜反之法,让对方使用出的妖术作用自身。饶是对方的妖术用的还很不到家,加上他的异瞳的级别和江余所拥有的破玄之曈实在无法相提并论。

眼见着一个人飞下来,一招就取了自己对手的眼睛,江余很是惊讶。那人很快就到了他的面前。江余以为他会对自己动手,却未料左丘拍了拍江余的肩膀。而后微微一笑,道:“你很厉害。不过可惜了。”

“什么?”江余不解。

“我是说,你的本事不差,可惜年纪大了点,若是再小个六七岁,我师父差不多会也会收你为徒吧。”左丘傲然而道,而后飞身而起,飞上了贵宾看台。

听左丘这般说,江余有点莫名其妙。问剑灵道:“他方才夺那双眼睛做什么?”江余看着远处自己的对手的身体已经几乎烧为灰烬。

“你没听过仙珠么?”剑灵反口问道。

“仙珠?”江余想了想,道:“我听说那是极稀有的材料,差也都是地字上品。用来炼药,炼制宝物,具有奇效。难道……”江余心说难道所谓的仙珠竟然就是拥有瞳术人的眼睛么。

“你猜的没错,就是这样。所以你的瞳术我建议你尽量少用。”剑灵似是猜到了江余的心思,而后提示道。

“我知道了。”江余心说还好自己的瞳术灵解之法使用的比较隐蔽,并不会被人识破自己用的就是瞳术。而他也终于明白,为何会瞳术的人是如此之少了。或许不是会瞳术的人真的那么少,而是若没点本事的,根本都不敢显露自己的瞳术。

此时场中一片欢呼,因为江余已经赢了。可是面对欢呼,江余实在高兴不起来。看着烧掉的九具尸骨,在看看贵宾看台之上笑容满面的诸人,江余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心中横念:“迟早我让你们也付出如此的代价。”

再道贵宾看台之上,贵宾看台上的林忧已经获胜,而和他一同下注的修士也都算赢了。均是欣喜不已。而左丘虽然输了,但刚刚获得一对儿仙珠,这一局他不赔反而是大赚。

“刚才险险就烧坏了,还好我及时出手。”左丘将那一对儿仙珠向在场的修士们炫耀。那些修士们看到他得到仙珠,无不羡慕,同时心中又恨怎么好事都是他的。

所有的修士都看到了左丘拍江余的肩膀,知道他是在试探江余。有好奇者便出声问道:“殿主,可看出他为何不怕妖术了么?”

“不是他不怕妖术,而是他的对手妖术用的不到家,否则也不会反噬自身。他么,只是个修为灵气境的三重的人,和普通人似乎没什么区别。”左丘这般说着,看着正在退场的江余。心头却暗道:“只是一个灵气境三重的人,为何自己拍他肩膀时,心中是如此的不安。”

听了他的话,诸多修士也都是点头。因为在他们心中,似乎也只有这样一种可能。

“殿主,还想玩么?”其他修士问道。

“算了,我已输光了。你们若想玩,便继续吧。我累了,先休息了。”说罢飘然而去。

当夜又打了好几轮,数十人死去,江余一直坐在看台上,从头看到尾。直至夜深,才结束散场。江余要回去之时,忽然有狱卒过来通知:“林殿主有请。”

河西区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安宁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河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广西市哪家癫痫病医院
潍坊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