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小说石子江畔苎霄花开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0:38: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2次

卿礼是我的初恋。    我生在石子江西岸的一个小村庄里。我从小就听说,石子江西岸,有一片丛林,生长着一种树,叫苎霄树,苎霄树上会开一种花,叫苎霄花。然而,这种苎霄花只存在于传说中。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只是从他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听过这样的传说,代代相传,却是谁也没见过这花是什么样子。    石子江西岸是一片被神诅咒过的土地。从石子江往西一直到与涉水的分水岭的广袤地带,受过天神的诅咒。因为这片土地上曾经种植过一种荆棘,这种荆棘曾经刺伤了恶灵“宫殇”的儿子。恶灵宫殇是个长发黑衣的女神,她很爱自己的儿子。她将这件事情禀告给了神,神发怒了。宫殇是一个很重要的神位,因此天神诅咒这片土地:从那之后每年,石子江都要洪水泛滥,并且只为害西岸,石子江西岸百姓辛苦全年的收成就要全部被毁灭。    但是,在这里生活了很多世代的百姓,却不愿意离开这片生养了自己的土地。于是,人们用尽了各种办法去祈求神,恳请神收回成命,还给他们庄稼,赐他们平安。可是,神一直恼怒着;神告诫这片土地上的人:要想石子江西岸恢复太平,除非——    苎霄花开!    这片土地上的百姓绝望了。因为,谁也没见过苎霄树开花。    或许,苎霄花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但是,神说,苎霄树是会开花的。但是需要……    于是,陆续有百姓离开这片土地,也陆续有人迁移来这片土地——因为,这片土地上有传说中的幸福:据说,看到了苎霄花的人,就能得到一辈子的富贵幸福。但,这更是看不见的:比苎霄花本身更加没谱。    卿礼是我的初恋,我却不是卿礼的初恋。卿礼的初恋是一笑,那个我见犹怜的女子!    一笑是个黑发白衣女子,绝色天香。一笑艳如桃李,冷若冰霜,她是石子江西岸美丽的女子,无数人倾倒在她的绝色之下——但,谁也没有得到她。    直到卿礼出现在一笑的生命中。一笑和卿礼倾心相爱,互许终生。卿礼和一笑在一起,有着一个共同的人生目标,那就是:让苎霄树开花。为此,他们已经奔走了许多年。    卿礼的母亲说,我能帮助苎霄树开花。于是,卿礼的母亲把我带进了卿礼的生命中。    我见到卿礼的眼,就爱上了卿礼!卿礼是一个让人痴狂的男子。我便这样轻易地把我的一生,许给了卿礼,许给了我们那漫长的不归路——追寻苎霄花。    起初卿礼并不爱我。他只是因为有人预言我能帮助他找到苎霄花才勉强接受了我——他心里只有一笑。他不相信我,他一直认为:连一笑这么聪明智慧的女子,加上勤奋耕耘的他,都不能使苎霄树开花,我一个弱女子,定然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卿礼的母亲林非,是一个十分智慧的女人——卿礼对母亲是崇敬、相信的。于是,卿礼便接受了我,我们一起去寻觅传说中的苎霄花,解救石子江西岸的百姓。    从我出现在卿礼的生命中之后,一笑便不再是卿礼的。    因为,卿礼渐渐爱上了我。    卿礼的母亲林非对我们说,大舜帝妻子娥皇女英,并无妻妾之分,原系姐妹,共佐舜帝,她希望我们也是这样。一笑是个超尘之人,绝无嫉妒争宠的世俗想法;我也没有——我原本就是个外人,是后来者,是抢了人家男人的人。我们只是为了我们那个共同的目标在一起:让苎霄树开花。    我们于是走遍了千山万水,踏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寻找让苎霄花绽开的途径。但是,苎霄花在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原本就是不存在的……我们找到了许许多多的灵丹妙药,找遍了山川和灵异谷涧的泉水,我们在树下洒下了我们的泪水,汗水,鲜血……我们将这一切浇灌在了苎霄树下。    终于,苎霄树的枝条上,冒出了一片片的花蕾。    这些花蕾灼灼闪耀,葳蕤生光。在这些花蕾生出的时候,石子江西岸的天边,出现了七色的彩虹。    但,这些花蕾却始终没有绽开,没有开放出人们期待的苎霄花。    我们诧异。我们知道只有一步之遥,但我们不知道还差什么才能让蓓蕾开花。我们继续找寻着,继续遍访天涯海角……    恶灵宫殇被苎霄花蕾的惊艳和卿礼的执着打动了。宫殇看上了卿礼。她对卿礼说,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情人,我便替你们到天神那里求情,让神解除对你们的诅咒,免去石子江西岸的洪水之灾,还可以让苎霄树开花,保佑岸上百姓永世平安幸福。    卿礼惊呆了。    卿礼不但不爱宫殇,反而咬牙切齿。卿礼的心中只爱一笑和我。宫殇一手制造了直到今天石子江西岸这些灾难,竟然还要……    但卿礼并没有断然拒绝。宫殇虽然是个恶灵,却是天上的主位正神。卿礼知道,宫殇的话,不是开玩笑的。卿礼想,如果能牺牲他一个人的爱情,换来石子江西岸人民的世代太平,那,也值得了!    一笑舍不得卿礼。我也舍不得卿礼。    起初,我们不想答应。    但是,石子江西岸是被神诅咒过的土地。如果恶灵宫殇坚决不肯放过我们的话,那么,苎霄树就不会开花,西岸的洪水就会依然泛滥,石子江西岸就将仍然民不聊生,永远荒芜……    一笑开始劝卿礼答应宫殇。    我开始劝卿礼答应宫殇。    卿礼的母亲林非劝卿礼答应宫殇。    整个石子江西岸的百姓都劝卿礼答应宫殇。    卿礼动摇了。    我们真的坚持过。我们曾经不理会宫殇的威胁,继续寻找。但是,现在已经不仅石子江西岸被诅咒——所有山川谷涧都被诅咒——任何人不得帮助石子江西岸的苎霄树开花!    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有宫殇!    卿礼答应了宫殇。    卿礼约宫殇于冬至那天深夜在石子江西岸的一株苎霄树下见面。卿礼说,我答应你的,就一定会做到。    宫殇长发掩面,一袭黑衣,在子时时分准时来到那株树下。卿礼已经在等她了。    卿礼如约,陪了宫殇一夜。卿礼和宫殇就在那株苎霄树下,阴阳**,成就了一夜夫妻。    宫殇终究是主位正神,一言九鼎,一诺千金。次日,宫殇奏明天神,解除了对石子江西岸的诅咒。    在腊月里的冬至时节,石子江西岸所有的苎霄树上,都盛开了原本只有在传说中才存在的苎霄花!    苎霄花异彩纷呈,五光十色,天造地就,葳蕤华贵!    我接到一笑的飞鸽传书,立刻赶到苎霄树下。我看到了天造地就葳蕤华贵的苎霄花,也看到了……    卿礼躺在树下。    卿礼的身边放着一把剑。鲜血浸染了卿礼的身体。    他是自杀的。    一笑告诉我说,卿礼不爱宫殇,但为了石子江西岸百姓能安居乐业,他不得不……原来,就在卿礼约了宫殇的那个晚上,他还约了一笑晚两个时辰到这里。他对一笑说,我心里只有你,还有……笑玉。“可是”,卿礼对一笑说,“我毕竟和你是从小的结发夫妻,没什么说的;笑玉来的晚,我不想让她看见这些。我知道你不计较什么,可笑玉,她做的太多了……”  我知道,我在卿礼心里永远是第二位的。但我一样知足:我毕竟得到卿礼的爱了。    我还亲眼看到苎霄花开了。    从此,石子江西岸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宫殇依然是主位正神。她也没有想到卿礼会死。后来,宫殇同一笑和我握手言和,成了朋友。    我被一直追慕我的杰带走,跟他一起生活。    只是,我还一直想念着卿礼。    后来,一笑向西翻过分水岭,到了涉水流域,再也没有回到石子江这边来。    奇怪的是,在卿礼倒下的那棵树上,苎霄花竟然一直没有凋谢过。如今已经很多年过去了,那株树上的苎霄花却始终灿烂,流光溢彩,葳蕤华贵。 共 28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检查青少年癫痫的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