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雨墨幻桥传奇小说外一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5:39: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幻桥(仙侠古微)   (一)解封妖剑  太白之巅,幻羽宫旁,有座若隐若现的浮桥,名为幻桥。传说,此桥是幻羽宫首任掌门飞升天界时留下的。桥边终年云海苍茫,云雾飘渺。  她与他的情,始于此,亦逝于此。  七百年前,初升为剑仙的清宇真人净化了一柄被封印千年的妖剑——鬽渊。而她,正是剑中灵魄。大梦初醒的她,对清冷俊逸的方清宇一见倾心,为了常伴他左右,她苦修五百年终成人形。  “我已记不得自己叫什么了。真人,可以帮我取一个名字吗?”她看似平静如水的面庞下,隐藏着难以言说的炽情。  “此剑名唤鬽渊,曾被妖力所控,魅惑人心,将引人入魔道。而今,剑的妖气已除,你也愿随本座静心修炼。不如……就叫你默心吧。”他浅淡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二)山中岁月  重生的她甘愿随他修行,读书,习字,打坐,对弈,煮茶,练剑,参悟心法,修习内功……山中短短数月,好似人间百年。这生活,谈不上清苦,但十分寂寞。  又是一个静谧的夜,他一袭青衫,负手而立,雪发飞扬,眉目清冷,静静的凝望着悬在半空的那轮残月。  “或许,我真的不懂你。唯有这样默不作声的陪着你,守着你,站在这座等待着被永无止境的岁月,不断洗礼的幻桥边,期盼你回头看我一眼。你的眼神,着实令我着迷,深邃里透着一丝苍凉…….那摒弃一切杂念,仍旧神秘而不可窥破的心境。它积淀着上千年的人生阅历,参透了世间的冷暖。永远是那般淡然,不惊不恐,无喜无悲。我炙热如火的眼眸,你不愿多作流连。而我的永生永世,却早已化作此生永无止尽的等待,死亡的意义,在我的脑海中已经模糊不清,甚至快要遗忘。我险些忽略了,我只是一个修成人形的剑中灵魄,连自己的命运都主宰了。”无数次,默心就这样安静的站在方清宇的身后,默默的注视着他。    (三)昔年真情  幻羽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天下修仙门派。可默心感觉得到,方清宇做掌门是违心之举。身为剑仙,清心寡欲的他不去蓬莱、瀛洲、方丈这些仙家之地,偏偏要留在这距离人间近的修仙门派,默心怎么也猜不透其中的缘由。  直到她误入了幻羽宫尘封已久的书阁,发现了千年前留下的秘密手札。  原来,在方清宇成为剑仙之前,曾跟随一位蓬莱仙人修习剑术。后来,他去人间历练,救了一位名叫兰月的女子,两人互生情愫,许诺厮守终身。那女子本是幻羽宫丹阁的弟子,为救被魔物所伤,身中剧毒的方清宇以身试药,不幸离世。  就在幻桥边,方清宇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死在了自己的怀里,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伤心欲绝,一夜须发皆白。从此弃情了念,离开蓬莱,拜入幻羽宫门下,再不问世间事。千年后,他脱胎换骨,修成仙身。    (四)遗忘人间  “默心,如今你心性已稳,本座也没什么可以再教你了。这山中清苦,你可曾想过去往人间修行……”他曾不止一次的问过她。  “不,真人。我想留下。”然而她的答案,从未改变。  “是因为爱过……所以才会无情吗?难道是我……错了吗?”默心独自来到山下,漫无目的游走于青草溪旁,看溪水环抱群山。月光的眼泪,鱼鸟的低语,竟然相映成趣。  引剑当空,月下狂舞,几缕青丝斩清风。离开,重新步入繁华的人间?还是留下?陪着他,在幻桥边静静地望着他清冷的背影。然后……没有然后了,只剩下揪心的痛楚。其实,这样……也好。她默然无语,倚树而立,心生无限惆怅。  “我欲问苍天,今夕是何年?岁月如梭,千百年时光匆匆而逝。如生命的陨落,江水的枯竭,冰晶的消融,仅在弹指一瞬间。曾与我有过交集之人,想来辞世已久。而那些欲壑难填,甘入魔道,横死剑下的人,我也悉数忘记。这悠悠天地间,唯独剩下我自己,面目如昨,生命如初,不容辩驳的投身到另一个陌生的世界里独自前行。每一次苏醒,都是一种折磨,我不想再重头来过。我只想,永远陪在你身边,此生足矣。”她遗忘了太多人和事,不想再忘记他。  每次鬽渊剑的力量耗尽,她都会沉沉睡去,直到月光之灵将剑的力量再次蓄积起来,她才会慢慢苏醒。可醒转之后的她,就像是新生的婴儿一般,忘却了前尘往事。无奈,这随风而逝的记忆,周而复始的迷惘未来,无从选择,更无法逃避。  如同一场镜花水月,纵使容颜依旧,却阻止不了人世的变迁,万物迁徙。她被迫在梦中洗净曾经的七情六欲,悲欢离合,任孤独的生命继续。    (五)曲终人散  幻羽宫外,默心与方清宇四目相对。她以为,他是在等她回来。  “你走吧。别再回来了。”他语调冰冷,将剑鞘抛给她。  “真人,你……真的要赶我走吗?”她的心仿佛在滴血。  “去人间好好修行吧。幻羽宫已经不需要你了。”他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留恋。  五百年的陪伴,终究还是逃不过这曲终人散的结局。默心苦笑着抱紧怀中的剑鞘,飞身离去。  幽蓝的湖畔,草色四溢。风摆翠竹,流水谱曲。琴声幽幽弾,倾诉了沧桑流年。回幻桥边,徒倚青石生苔的残垣断壁,她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鬽渊,你有断剑之期吗?”她笑意悲凉,却没有流泪的本能。    (六)用心良苦  此刻的幻桥边,殷虹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太白之巅。  “清宇掌门,这幻羽印,你是交还是不交?”黑气四溢,手举大斧的魔头一脸张狂。  方清宇在数日前便算出幻羽宫将有此一劫,他把幻羽印藏在了交给默心的剑鞘之内。只待一切结束,无论他生或死,她都会了解真相。  他抛出手中无刃的凌霄剑,默念心法,只见一阵凌厉的蓝色剑光闪过,魔物应声倒地,吐血而亡。  “看样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兄弟们,上!”魔头大手一挥,决定用车轮战对付方清宇。  昆仑派的救兵迟迟未到,幻羽宫战况惨烈。魔物们气焰嚣张,幻羽宫弟子死伤无数。  “真人!”一道红光稳稳降落,方清宇不敢相信,默心竟然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为何不走!”他顿生怒气。  默心本想一次来幻桥,偷偷看看方清宇,却未曾想到幻羽宫已被魔物团团围住。  “你要我走,是因为你知道……我一定会那么做的,对吗?”默心不着痕迹的嘴角上扬,她忽然间明白了。原来,在方清宇的心里是有她的。  “不可以!”他眼中流露出的哀伤,让她欣喜不已。    (七)此情难圆  散尽鬽渊剑的力量,抑制魔物的行动,这是解救幻羽宫的方法。只是这一次,默心想任性一点。  她腾空而起,与鬽渊剑融为一体,在空中飞速旋转,洒下如月光般洁白柔和的花雨。魔物的行动变得越发迟缓,而受伤的幻羽宫弟子们渐渐恢复了体力。此时昆仑派的救兵也赶到了太白山下,胜负已定。  厮杀声渐渐平息,失去力量的鬽渊剑缓缓落地,默心却强忍着睡意脱离了剑身。  “默心,快回去……”他次站在离她如此之近的地方,这样深情的凝望着她。  “凝眸处,难遣你的凝眸……你说我痴也罢,傻也罢。请成全我的执着……方清宇……我走了。”这是默心次叫他的名字。她像少女一般甜美的笑着,而身体却变得越来越透明。  “你……这又是何苦!”他用颤抖的手抚上她即将化作虚无的脸颊,一滴清泪自眸中滑落。  “我终于……可以这样……看着你了。”承载灵魄的鬽渊剑,在默心消失的那一刻断成了两截。  或许,消失于天地间,对她来说是另一种解脱。用一生,换一瞬,值得与否,只在于心。  而他,终究还是对她动了情。他不能,也不愿再留在仙界了。五百年的陪伴,道是无情胜有情。  他辞去了幻羽宫掌门之职,去往人间极北的苦寒之地,寻找一种传说中能修复鬽渊剑的奇石。  只是,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来到烟云缭绕的幻桥边,舞起那把让他生生世世都无法放下的断剑。  “默心……你说,我们还有相见之期吗?”他阖眸沉息,听风低语。  突然间,一片洁白的花瓣飘进了他的视线,缓缓的落在他的肩头。他将花瓣轻轻的放在掌心,露出谜一样的微笑。     二、水火(玄幻古微)  万物之初,天地混沌。她降生为火之灵,他降生为水之灵,被火神与水神收为义女义子。  水火本应相斥,奈何命运却让他们相遇了。在三界混战中,他与她被困于渭水之畔。他们相互疗伤,朝夕相对,深深的爱上了彼此。  数年后,又是一场神魔大战。当她赶到他身旁时,他已被魔龙的污浊之血感染,意识模糊。  “求你……杀了我。”他竭尽全力保持着一丝清醒的意识。  “我……做不到。”她紧紧抱住他,哭得绝望。  “你可以的……来世……我一定会……找到你。”他的声音开始颤抖,让她心如刀割。  “好……不许骗我。”她轻轻阖上了流泪的眼眸。  那注满灵力的神刃被她抛入空中,如同闪电一般在瞬间穿透了他和她的身体。  相依,短暂的时空夹缝,绚烂的绽放,以轰轰烈烈的方式消散而去。悲怆,深邃,只留下一缕青烟潜藏在两个曾相爱的灵魂的内心深谷中,悠远的回荡。  这一世,他终于找到了她。可她已落进人道,嫁作他人妇,不再记得从前种种。而他,却阴错阳差的投入了魔界。  神又如何?魔又如何?残酷的三界争战已然结束。如今的他,只想要补偿她。无论前世今生,他都愿意做她的守护者。至于她是否还能爱他,已经无关紧要。  待她寿终正寝,他落寞离去。只盼望下一世,自己能够陪在她身边,而不是远远的望着她。  百年后,她再度投生为人间女子。不同的是,她自幼时开始,就常常被带入一个飘渺而熟悉的梦境.梦里,僻静的幽谷,山光水色,宜人清风,古木郁郁苍苍,几簇丛中还铺满了野花。  她坐在青葱的草地上,轻抚七弦琴。那琴声空灵悠扬,无比动听。而那个陌生又熟悉的男子,就靠在离她不远处的树干旁,摊开一份竹简若有所思的读着。这样的场景,就好似一幅水墨山水画。  她看不清他的面容,也看不清自己。只是这份涌动在心底的感觉,分外的亲切。  一座僻静的小镇,她于亭中抚琴,七弦随着她纤细的指尖跳动。仿佛要将围观之人,一起带入她的梦境。  一曲终了,她抬眼,竟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令她莫名心痛的身影。他身披灰色斗篷,就像是一位风尘仆仆的侠客,棱角分明的脸上刻划着淡淡的忧伤。  他凝神注视着她,回想起她昔年弹琴时的样子,温柔婉约,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闪动着盈盈的水光。  隔世的重逢,漫长的等待。  “是你吗?”她泪湿衣衫,重拾了遗忘的自我。几番轮回,不知尽头掩埋了多少个自己?  细雨纷纷的夜,月朦胧,风微凉。他揽她入怀,深吻她的额头。“我终于把你找回来了。”  任世事变迁,人生几何。他都会寻到她,永远不离不弃。他曾暗暗发誓,纵然他们的结局是悲,也要同在一片天地。共度一刻的美好,交融一丝的气息。  此生若逝,不望来生。  三生三世太短,忘川河畔她决定永离人间。  “带我去你的世界吧。”她笑得格外温柔动人。  “好,只要你愿意。”他牵起她的手,冲破轮回的枷锁,朝着魔界的方向,无所畏惧的走去。  人界轮回,神界无欲,或许唯有在那不受天地管制的魔界里,才能寻得随心所欲的自由。 共 41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卵巢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通讯 怎么写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